《墨缘随笔》: 三陽開泰

上一页

三陽開泰

華人喜歡用吉利的名詞,譬如“一、二、三、四......”,兩個字,則為“一品”、“二僅”、“三元”、“四喜”。四個字,則為“一定恭喜”,“兩榜及第”、“三陽開泰”、“四季發財”。......人人聽了,滿心歡喜。華人就是求精神滿足的一種懂幽默的民族。由於積有優秀的文化所致,加以,有種種以善良為根基的風俗的頑固不移,所以,要改革華人的習慣,必須要懂得華人的“習性”,更灌溉以科學的新頭腦,方有效果,如硬生生地來一套手段,無論你用刀槍,用騙詐,用壓迫......都只能得逞于一時,結果會遭到一敗塗地,不僅于事無補,反而扭不轉乾坤,到底壞了大事。 

我往往隨手會檢到作畫余下的的紙,作些原始圖畫的“文字畫”自娛,居然也引起了很多朋友的興趣,說這是“新派畫”(?)我不知是新?是古?是西?是東?總之,我在書畫中找快樂,正是妙趣無窮,希望得到共鳴。

且以“三陽開泰”這句成語作例來談談:“泰”是卦名,依照“易經”的彖傳中云:“乾上坤下,天地交而萬物通也。”我們見到“泰”,總是大吉大利。“開泰”以“求財”來卜,就是大開財路。“求婚”來卜,就是“大開愛門”(而結果,財來不來?愛堅不堅?我可不懂。)那麼“三陽”呢?他在“易經”的“需”卦上云:“三人來敬之終吉。”疏:“以一陰而為三陽之王。”依照字而來寫,應作“三陽”。系“三個太陽”比較單調,我用華人的“諧音法”,“陽”諧“羊”不妨將“三陽”畫成“三羊”,因為原始文字大多出於象形字,象形字個個生動。所以我決定寫三只羊。

“羊”,在甲骨文中,有很多種,字型個個很美,我一口氣檢選了十幾個,其中也有圓眼的,也有挂羊須的......,而“三陽”只需“三只羊”所以,割愛了許多,單取了三個型簡,而線條曲折,且有“點”的,(因為“點”是圖畫中的眼睛,可以一醒畫面。更將一只羊的角,彎得有一些旋回感,“破一破”畫面。)三只羊又嫌畫面的韻味太平了一些,再加個細線的“太陽”,“如日之升”,再添幾筆“陽面”,又用“朱標色”來襯點一下,就不單調了。最後,還覺得中間不夠“連貫”,再點個“人”上去,(甲文為卜,左或右均可)本來,甲骨文中有“羊”字有“系”(單為束所牽)則其“人”為一牧羊人矣。全畫為牧羊人攜三羊于白日之下,陽光四射,更有“升”意。恐一般讀畫者不明原始圖畫文字是畫些什麼,加注行楷之題“三羊開泰”,下注“辛酉中秋”為作畫的日期也。

這是“書法繪畫”,西方有好幾位大畫家在走這條路,可惜他們對華人的書法沒有研究,也不懂華人的文字。實在,華人的文字與書法,為東方特有的一種至寶,而我們年輕一代受了西風影響竟蒙受不明,甚至有不知而自鄙棄,不明而自遺落,變成一代代地失落,有的地方華人的子弟竟以不學華文為自豪。而一面又為不甚知者搞得失了文的“本”與字的“美”,發生了層出不窮的錯誤,而一去又不思回頭。清夜思之世界文化之至寶,在日受敗毀之中,不禁浩嘆!

畢加索,克利,米羅等西方大畫家,都想力追我們的“文字學”“書修”而不可得,而我們華人卻自己懷寶而竟自棄毀于不顧,虧得日本有心,在細心檢藏,(日本珍藏有唐代的文物如寶稱歷史文物謂“文化財”,而我們“大頭家”棄遺上好書畫在樓梯下任自轟蛀、爛霉焚毀而(自)豪,其蒙味無知實在令人潸然憤愧!書之及此,也寫不下去了。

希望,年青的一代猛起回頭,年長的一代,保留元氣,為華人文化有深長的發揚,才能使“三陽(羊)開泰”這句成語,真正變成吉利的話。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