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8月15日:水墨素描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水墨素描

 

记得前几期写过一些有关「白描」的事,「白描」似乎变成中国画的一种用线条画的专门名称,事实上,「白描」就是素描。「素描」又似乎变成西洋画作基本技法的训练功课。总之,「白描」即纯用「线」法来画出轮廓的一种技法,最古最高的白描为「游丝描」(以顾恺之为宗)。素描在西方,用木炭与铅笔都有,远至达文西,米基朗吉罗(米开兰基罗),米勒,林白朗(伦勃朗)?,近至毕加索,马蒂斯……无不以「素描」先礼好根基,而后去攻油画或水彩......的,甚至随着思想与情调,而变化成新型的作风,鞭策时代由「抽象派」,「印象派」,「野兽派」,一直从「具象」至「变形」,「写实」至「抽象」......「达达派」,「普普派」,无不要从「白描」「素描」打好根基。「万丈高楼从底起」,根基不结实,多少巍高奇妙的高楼,都会由歪斜而倾坠。书画虽小道,亦属技艺,「技艺」也者,无莫要从「久炼」中见「功夫」,不能没有基础。可以说:东方西方会见一例,画总不出黑白彩色,东方贵乎特有的墨与笔,有一种可以独立的「水墨画」鸣世,那么,应该好好振作起来,把东方特有的「水墨画」使它发出不尽的光芒才好。

「水墨画」,实在是中国绘画中至宝,它的基础可说完全在「书法」,如你弃了「书法」,而去作画,可说是「捨本逐末」。何以见得呢?因为,「笔下无力」会变成「全画无一是处」,「令画无一点可看」,这又如何解?人们往往看到一幅画,为了敷衍场面,讨好画家欢心,说上几句欢喜话,往往会来上几句:「你看,这张画,画得多像!」「画得真好看,这张画的风景多美!」「不容易啊,这个美女画得像活的一样,多生动!」……诸如此类的恭维,实在使画家尴尬万分,大有「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之慨。因为,欣赏中国画,无论山水,人物,花鸟,虫草,主要是欣赏「笔墨」,「有笔无墨」,不好。「有墨无笔」,非佳。必须「有墨有笔」,才够格,「笔墨俱佳」,方能称好。「神笔神墨」,才能不朽。根本不在画得美?画得像?甚至画得工细不工细?所以,评画非常严格,往往将一些画得不错的画,列入「凡品」,实在是事非得已,「一笔一墨之差」,流入「匠气」之识,是常事。而有些题材极通俗的画,因笔墨高雅,又往往视为「非凡」,似有不少「土里去来」的杨柳青,桃花坞,朱仙镇的年画,又受收藏家视为「珍品」,因为它像「未开化民族少女」,一样有「含羞」与「哀怨」的动人深处。要是如闹市中的盛妆妇人,大声大叫地撒娇撒赖,请问美在那裡?

东方绘画,妙在「书画同源」,所以,追究画作的深度,必须深究到(一)书法,(二)文学,(三)哲学的深浅,因为技法有积学,含义有深度,作品只有技法,而无含义必难深入。好像有含义而无技法,则流于「文人画」。画家之作,与文人画之分别,即在此也。

现在,言归谈谈「素描水墨」。水墨画的构成,早已说过,只要做好(一)点,(二)线,(三)皴,三点,大家须「炼熟这三项,并无其他秘诀,这三点,全在「书法」上炼。「点」「线」两项,前几期中已有谈过,不赘,賸下来的只有「皴」。「皴」者,「擦」也,就是西洋画「素描」中画「阴面」,在中国画中用「皴」。皴有「焦墨皴」与「湿墨皴」两种,(不过山水画论山石的皴法,有好几十种,都是古时画家发明的,名目繁多,本篇不想多来,以后再表。)现在,单讲一下「皴」的方法。当你用「线」勾出了轮廓,「阴面」(不向阳的一面)照光的深浅加皴,只要用直线,分轻重而皴。深者重之,浅者轻之用澹墨如觉不够深处,可以加一次皴,所以,你在「落笔」时的墨色,不要太深。以「水」的多少,「力」的轻重,「层」的厚薄,而由你决定之,但「笔工」要「不浮」,即笔工要「着力」,所以,笔工要「中锋」。

这「中锋」「着力」的得来与活用,完全从「书法」中来,(近代名画家吴昌硕从写石鼓文,齐白石写大象,徐悲鸿后期写汉碑......而来。)所以,你必须天天写字,这与天天练拳的扎马步,如出一辙。「中锋」的笔,宜用「狼毫」,取其笔端毛有弹性。作画者,可备「长锋狼毫」(笔名)三支,大楷、中楷,小楷各一支。

中国画,一方是画出画家「意识中的物象」,所以西方人一直不明白中国画,以为中国画的山水画,不像西方的风景画必须写「实景」,还以为中国画不会画「实景」,或者以为技法不合画写实的风景,往往造成很大错误的观念,西方人自以为也能画意想中的「山水」,往往画几座山,加个「塔」,加个「船」,空中来一排飞「鸟」,算是「山水」了。所以,怪不得,西方人大多说看中国「山水」分不出,何况「山水画」之够不够格是在「笔墨」。而时下一般华人子弟,都不读华文,以为华文为落伍的文字,事实上,华文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文字,它根本是从「象形文字」的『图画』衍变而成,何况它历来因其时代的演变,而成「甲文」,「金文」,「篆」,「隶」,「楷」,「草」,以至「狂草」(日本正在大大的研究与用功。)都到达了艺术融和哲学最高意境。而成一个个的字,都经过「千锤百炼」,而流传至今,想不到,「捨本逐末」「一知半解」的后生小子,把他废的废了,改的改了,美女成了盲婆跛妇,实在仓颉有知,与黄帝要痛哭流涕在九泉之下!

我到马来西亚已将三十年,三十年前,在曼谷,于出曼谷到王家田去的五马路,繁华戏院的口子边,尚留有一段泰国古城(不知现在还存在不存在?)曾用「水墨」写实留过一幅「写生」,无意中在照片堆中找到,对「水墨素描」这个题目,不禁有感而发写来,喜画水墨的朋友如有兴趣,不妨参考参考,以此法在生宣纸上试试,是不是与西方的「写生」「水彩」,同出一辙?艺术贵在中心真率,根本无东、西、古今之分,人类根本不必分什么色,活得快乐第一,艺术会给我们纯美,四海之内原是皆兄弟也!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