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1月4日:年画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年畫

 

一切的原理是相对的,有了好的一面,即也有了坏的一面。华人讲究「美德」,有一种潜性是「保守」,因此,科学与技艺方面,不免落了后。往往仅在「守」的方面打转,样样缺乏了「攻」,形成了今日,万事重视于「旧」,而忽略了「新」。艺术一环,也有些如此的情形,受了影响,变成不着重去「推陈出新」。另一面,向「新」的人,又往往不肯去下苦功,不在基础上立定根脚,一味莽闯,变成把「脱节」,误解为「代沟」的罪过。

从前老百姓爱好的艺术品,最可以代表普天下的「心声」可是士大丈与自命高雅者视为不屑一顾的东西,都鄙辱性的称之谓「工匠之作」,这种现象,东西方一例如此。例如我们一直视民间的作品,是属于「俗」的。好像一字之评「俗」,即为「凡」品;一字之评「雅」,即为「仙」格。「仙」品的价值如登三十三天,「凡」品的价值贬下十八层地狱,真是千古的奇冤!人类手中所作,均属技艺的结晶,无不含有劳作者的心血。事实上,高雅与粗俗,全在「气质」的分别。君不见,贝多芬生相并非纎秀之辈,毕加索也硕大如牛,海明威更满腮胡子,而他的作品如何?即以东方举行:孔仲尼头颅突兀,晏仲平矮冬瓜一个,他们的事绩又如何?

儿时的家乡,最高兴的事,逢时逢节,特别在过年到新年,一定要张贴上「年画」,另有一番情趣,生出另一番感情,也自然进出别一番希望,所以说:「年画」的力量真正代表了民间的意念,因为,「年画」最能启发老百姓的思想,给人特别浓厚的印象。

中国出产「年画」着名的地方,北方为天津的杨柳青,南方的苏州桃花坞,四川的成都,河南的朱仙镇,与广东的佛山。到现在,我身边还藏有一幅抗战时在四川买的「簪花」年画,算算已有四十年以上了。它是木版、水印、套色,飞金的确是精美。我一直深藏在箧中,同我一起流亡,一直带来南洋。
为使大家对「年画」有个概括的认识,且以「杨柳青」为例来试写闲话。

「年画」的名词也不完全正确,最早的起源是为「门画」,即为汉代的「门神」。内容画的是「神荼」与「郁垒」。最早时,年画全是墨笔手绘的,(中国绘画最早的也是人物画。山水,花鸟,草虫不过是人物画的陪衬,后来渐渐 ,独立,发展。)一直到宋明,才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到了有「木刻」,成了「版画」。先有版画填色,后来方有木版套色。(我在四十年前抗战时的重庆,物质缺乏到无法制钢锌版,也被迫「复古」用过木版印套法印制门神等)。

「年画」到了明代,已发展成一种独立的艺术品。在日本,有一种木刻的「浮世绘」即此,梵谷的绘画,敢用大红大绿,可说多少受了它的影响,因为梵谷的画室经常挂有填色的浮世绘。毕加索到晚年,才夸口:「色彩统制了世界!」最后说出良心话,叫学画的人,不应该向巴黎跑,应该向中国及非洲跑,也可说受了用彩色大红大绿影响(北宗的金碧双钩法是「年画」的祖宗)。更可看到:非洲人的喜用(与所有原始性民族的惯用,敢用相同)色彩,大多是用浓厚的色调。原因是愈有原始味的东西愈真率,愈有醇醉力。「年画」之能紧紧抓人心,也因敢用大红大绿,究其神秘力,全在原始味。目下,马来西亚大家真正研究多元民族的独立艺术。此地,地处亚热带,似乎也不应该忽略这项「原始味」!所以可以多多发扬「年画」型的艺术,这「原始味」正是我们文化特点中之一点。

木刻版画到了明代万历年间,可说盛极,连小说和戏曲一类的书也都加上了插图。至于出产年画着名的「杨柳青」,在明代时,因为产柳,叫做「柳口」。柳木对制版也有关,可见一种原料对一地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只知到了清代的光绪时,杨柳青一村,已有七千户人口,村临子牙与大清两河,南有运河浇村,可见一地的发展,交通也有关系。村上商店连绵纵横,因此经济繁荣,形成市容蓬勃。

记得清代有一位崔旭,曾写过一首「杨柳青谣」,把杨柳青写得历历如画,谣云:「满釜鱼羮气味腥,小船偶傍树荫停。襛炊香饭朗沽酒,两岸春风杨柳青。织蒲女嫁弄船男,裙子深红妖浅蓝。小轿一乘船载过,郎在河北妾河南。」不是杨柳青像五彩电影地,活龙活现的映在眼前。而村内的生产情形:「家家都会点染,户户全善丹青」,这是当时杨柳青的传语(不比现今日本工厂的勤劳工人情形差,一切在乎视经济发展的需要而定!),尤其是村南的娘儿们所画的,格外精致,各地的喜爱程度简直发烧发狂,到京津办货的,无不要上杨柳青来办些「年画」,因此,产销畅通,造成日本,朝鲜,。。。。。。都来采购,一直影响到日韩今日的艺术风气。我们如懂得「年画」是民间心理的一种像征,可以运用它:呼唤多元民族一条心!
1983年1月4日文章发表于南洋商报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