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豬年談繪畫中的以醜為美

上一页

豬年談繪畫中的以醜為美

今年歲次癸亥,亥屬豕。豕俗寫作“豬”,大家對它的印象不太好,因為它生相難看,所以,人往往看到相貌不秀麗的人,大多會用“豬八戒”來笑它,事實上,“豬八戒”像“孫悟空”一樣,都是小說中的人物。豬八戒外貌雖醜,而內心卻真,這種種生物的描寫,都是吳承恩筆下的工夫。

讀舊的演義小說,應以新思想的頭腦去分析,自由“走九曲橋”的妙趣。“西遊記”作者時代背景,是因不滿當時皇帝的昏庸、專制、橫行、好臣再施暴政苛令,筆下不免出些奇妙的人物來諷刺,人物有正反忠奸兩面,孫悟空是極端聰明靈巧,豬八戒當然非寫得愚蠢笨戇不可,互相對照,方能生趣,此之謂“戲劇化”。現在,要說的是“豬八戒”。豬是犧牲品,做人的食物受盡殺戮,又要被罵作不(?)的畜牲,而“八戒”倒是佛家的一種名詞,完全稱詞曰“八關齋戒”,也可以說:“八齋戒”,依照“中阿含經”的指示:(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欲,(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六)不眠坐高廣華麗之床,(七)不裝飾扮及觀聽歌午,(八)不食非時食,即為正午以後不進煙火食。前七條為戒,後一條為齋,比“五戒”更嚴,“五戒”必須終身守持。

而“豬八戒”在小說中見了食就貪,見了色就迷,惹出了白骨精,盤絲洞等曲折故事,假使“西遊記”中缺了這豬八戒反派角色,單有孫悟空也不能顯出他的精靈,而唐僧與沙和尚根本呆板引不起讀者的興趣,豬八戒明顯的是一名醜角,所有的表演盡是一些醜事,搬盡了醜態,成了犧牲品而無人同情。臨到“豬年”,人們一樣罵它醜貨,冤也不冤。

在東方繪畫一面來講,有些題材是要“以醜為美”的,譬如畫“石”和“松”,決不能畫的纎弱或秀麗。以“人物畫”來說,也要以醜為美的,最著名的,有貫休和尚的“十六羅漢”(本來原為十六羅漢,後來才加降龍、伏虎兩個羅漢成為十八羅漢的。)還有羅兩峰的“思趣圖”,有好多幅,未及細細述說了。不過,這兩位“人物畫大師”,一用凝重的筆致,一用輕松的筆法寫成各有千秋,大家可向書坊去找來研究。

以“石”來說,古時可以獨立成為一格,必須取:(一)醜(二)瘦(寫梅寫竹也要瘦而清為主,切不可肥而濁。)(三)透(即石有孔,能透視到石的背後、側邊……變化無窮:合東方的園林藝術。)以“松”來說:也可以獨立一格,成為一題材,單精於畫石畫松,即能成家。必須寫得如虹如龍,蒼勁而嶙峭奇醜,如寫黃山的種種奇松,可說與畫“豬”同工。如將豬畫得美,豈非變成肥婆扮新娘,請問你的觀感如何?

雖然,豬生得醜陋,但大自然奇妙公平,生物界天然有慈愛的本心。豬的為母者,一樣有慈愛的心。人不妨在豬欄邊稍站片刻,看看初生的小豬,照樣在吮吸母豬的乳。偉大呀!

為了大家對吳承恩選寫“西遊記”,創造出孫悟空,豬八戒等的出色人物,應有認識他一下的必要。他號曰“射陽山人”,工書,字汝忠。是明代嘉靖間的貢生,家貧,無子。江蘇準安縣人,出世於公元一五00年。父親名銳,字廷器。母親張氏,是側室。從小就聰明,什麽書都看,因此,常識豐富。又生性幽默,想像力奇高,文筆高人一等。所以,能寫出不朽的“西遊記”,創造得出猴精豬精等,編織出古靈精怪的事來。他到六十歲後,才做到一個小小的長與縣丞,他學陶淵明,不願“為五斗米折腰”,退隱山陽。“西遊記”是晚年的作品,故通佛道之說,一直到公元一五八二年才去世,享年八十。

不要以為他只會寫小說,事實上,他的文才非淺,且看他的詩,就知他的實學與抱負如何。

(一)“湘波卷桃笙,齊紈扇方歇。秋來本無形,潛報梧桐葉。啼蛩代嗚蟬,其聲亦何切!繁林結林露,勿已如初雪。六龍驅日車,義和不留轍。群生總如夢,獨爾驚豪傑。大笑仰青天,停杯問明月。”題曰“對月感秋”。

(二)“大溪小溪雨已過,前村後村花欲迷,老翁打鼓官社里,野客策杖官橋西。黃()紫燕聲上下,短柳長桑光陸離,山城春酒綠如染,三萬青錢誰為攜?”題曰“田園即事”。 

(三)“風塵客里暗青袍,筆硯微閑弄小刀,只用文章供一笑,不知山水是何曹?”題曰“長興偶作”。我讀過他年諧,也知好詩不少,不及一一錄述,可說即使李白、杜甫、白居易、蘇東坡見了也不會嗤他,無奈當朝無賀知章,歐陽修,而皇帝又用了嚴嵩老奸,有才學,有骨氣者請問如何施展抱負?只能退隱山陽,寫他的“西遊記”。想不到他筆下的孫悟空,豬八戒倒都成了神仙人物,連玄奘大法師也因此為童變皆知,事實上,我們馬來西亞,也來過一位義淨法師,也同樣的去了印度取到經,一樣經歷了千辛萬苦,而無人用小說演化出來,迄今默默無聞,連這里的佛教徒也無人敬拜紀念他,這實在是馬來西亞對世界的佛教上一件大事而無人注意。當時同在唐朝,一個行的是“西域道”,一個行的是“南海道”。玄奘有“大唐西域記”,義淨也有“南海寄法傳”,因後世迄無吳承恩之人出現而已。

吳承恩到了晚年,從他的詩,可看到他的功力:“幾年夢繞金山寺,千里歸舟得勝遊。佛界真同江月靜,客身晢與水雲留。龍宮夜久隻珠見,鰲背秋深片玉浮。醉倚石欄時極目,霽霞東起海門樓。”豈是單寫些孫悟空,豬八戒頑皮事而已,可以想像得出他的姿態是“醉倚石欄”,遠遠在“極目”四望,他能有如此氣度,又有足的文學底子,哲學見地,才能寫與西方莎士比亞,大仲馬。。。。。。相等分量的作品。

我們豬年要認識豬八戒,何不也一識他的母親(創作人)呢?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