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10月24日:水墨素描人物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水墨素描人物

 

上次写过一篇「水墨素描」,内文侧重于说写景(山水),引起了好几位朋友来问我:「可不可用『水墨素描法』来写人物。」我欣然回答:「当然可以。」因为上次文内一下子说不尽,所以没有说到人物、花鸟、草虫......以及「抽象」画等事。「水墨素描」也是一种表现的技法,可以说,宇宙间的万象,无有不可以在笔下「写」「画」出。进一步来说,「水墨」,只有用东方的黑色的纯「墨」,不过和之以「水」,发挥了「水与墨」的特有优美,简直与「书法」为异曲同工。因为,东方的「水墨」,根本是「墨分五色」,只要你能「运用」,水与墨的奥妙无穷,它能自有「造化」,幻化出一切(这是东方特有的「生纸」与弹性的「工具」笔有关。)岂止「人物」而已。

究其基本的功力,全「知」其用笔,「致知而后格物」,东方的毛笔,能圆能方,能曲能直,能柔能刚,能定能奔,只在点线皴三项中表现,走笔则拓点成「线」,擦笔则渴润成皴,再从焦墨深墨中交错,澹墨浓墨中去结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即能生生不息」,自会得心应手的有种种形象在吸性与化性的纸上(宣纸以「生宣」最好),给你「竟思想不到」的效果,无以名之,且曰「天成」。其最主要的是「线」,「线」全在扎实,全在「篆」书中取得,笔笔「中锋」。记住,即如远代的大写意之梁楷,石恪,近如走陈老莲路子的任伯年,以及走任伯年路子能以西方写生的底子移用汉碑的笔力的徐悲鸿......他们画「人物」,无一不是用「中锋」,可说全是从写字上做工夫来的。

古代,画人物最出色的首推吴道子,他受尊为「画圣」,已成定论,探其源,他还是学顾恺之的,顾恺之的线名曰「高古游丝描」。(虽然吴道子的「兰叶描」有波磔,进了一步,但顾的「游丝描」,笔笔是「篆」,不能借侧,全出于「全注」的功力,等于书法的王羲之,虽受尊为「书圣」,也为不可易移之论。但习书者终不如以得锺繇的厚凝张芝的高超为上,因王字初习者不慎,易流于媚,赵孟頫即为一例,后人再习赵孟頫者即流于浮矣。)因顾恺之与锺繇的艺术,「曲高」往往易遭「和寡」。

现在,应该一说「高古游丝描」的顾恺之,他实在是东方绘画中「人物画」的一种纯以线条白描的高手,其功力丝毫不能取巧,全系真功夫,因须用书法中的篆写的「中锋」,笔力尤须由始至终一气呵成,不能施「波磔」于一丝的舒张犹如练武中的马步,不能转侧左右。因此,它的「纯线」表现,用的是「软笔」(毛笔),而非「硬笔」(铅笔、钢笔、木炭条)的味儿,所以说:西方素描中马蒂斯有此表现,但用的是「硬笔」,如叫他用「毛笔」,能否有此一笔「由始而终」的游丝线,实在难说。你如不信,不妨将顾恺之的游丝描「人物画」与马蒂斯的素描「裸体」摆在一起,仔细看后下评判,即知东方画与西方画中纯线条的工夫不同,你也即能分出孰高孰低,但艺术是全人类的,为求真善美,不必分谁深谁浅,目下世界四海一家,最好大家合世界艺术的精华于一炉,必能创出一番新的「大同」文化,书画小道,不过一环而已。

顾恺之,字长康,小名「虎头」,所以当时人多称他为「顾虎头」。他原是无锡人,晋朝时的无锡是属晋陵郡的,所以一般古籍中说他是晋陵人。(南洋华人立有宗祠,多以「姓」之郡名作称,如黄姓即称以「仁夏」。)他的父亲名悦之,官至尚书右丞。祖父名「毗」,字大治,官至光禄卿。恺之不仅「博学有才气」(晋书中云),且性天真而富幽默感。当时称他有「三绝」:(一)才绝,(二)画绝,(三)痴绝。

他的「画绝」,可从下面看到:当时有座瓦棺寺,曾大摆宴席,打钟敲鼓地请大人物来,目的还不是为了捐钱。宴席上一一写捐,无一人出捐十万的,轮到顾恺之是个穷画家竟在捐簿写上捐一百万。和尚向他要钱时,他叫和尚腾出一方牆壁来,关上山门。由他开笔,画了个「摩诘」像「佛经中的维摩诘经」是最富文学意味的一部经,如爱文学的朋友可一读。却不点眼睛。就对和尚说,可以打开山门,来看画的,第一天要捐钱十万,第二天来看的要捐五万,第三天来看的自由捐。想不到开幕那天,观众如潮,不到一个时辰,即能集钱百万,和尚们从此不敢小看他了。

还有一事可记,他也为人画过面像,他却注意在「特徵」。他曾为裴楷画过一张像,写来寥寥几笔,轮廓已很相像。他却在裴楷的面颊,特别加上三根毫毛,看来神采突出,有人问他为了什么?他说:「裴楷隽朗有识具,此正是『识具』,更觉神明殊胜。」可见,画家必须有「别具只眼」的智慧。东方画法中的最后点睛,正是特色。「世说新语」中有云:「顾长康画人或数年不点睛」。人问其故,顾曰:「四体妍蚩,本无阙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阿堵」为当时晋代的俗语,作「这个」解。他的代表作品,除了「洛神赋图」外,为「女史箴图」的长卷,迄今尚珍藏在伦敦的博物馆中,是绢底的横卷,高约八寸,长约丈二,书坊中有不少书刊有印出片段可以看到。

我们有了游丝描的「线」的基础(用「长锋狼毫」小楷笔),再用澹墨(用「长锋狼毫」大楷笔),焦墨(用「长锋狼毫」中楷笔)融合上次所说的「水墨素描」法从「观察入微」中依物象的「阴阳」,运用「点」与「皴」,参加交错与干湿,下笔的轻与重,必能得心应手。完成人物的各种动态,起坐跃舞,其妙自得。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