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蓮花

上一页

蓮花

在幼年時,家父教過篇“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蓮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噫,花之君子者也。咦!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這篇文是周敦頤寫的,他號濂溪先生,是宋朝人,大約在公元一零一七年間,任過國子博士,是著“太極圖說”的理學家。做過廣東轉運判官,家居盧山蓮山峰下。可說是宋代理學的鼻祖。成語“程門立雪”的程顥程頤,都是他的弟子。

從“愛蓮說”的原文看來,他愛蓮花是因蓮花雖長在污泥中,卻不被污泥染污,即在清水中洗過,也不會有媚氣。喻之,做人能如此,世道就自然清平了,他又喻蓮花:“中心暢通,外表耿直”,又沒有牽牽掛掛的蔓絲,吊吊纏纏的旁枝,它發出清馨的氣,愈遠愈香。高高地站立著,給人遠遠地仰瞻,可敬可愛,而無人敢輕佻地接近它、撫摸它、捏嗅它......玩弄它。反過來說,多少外表美艷無比的桃李,逗人去接近、不覓捧諛它,遭受玩弄,而終於有遭玫遺棄的厄連。與其說:他愛蓮花,不如說他愛人以高()的品格。

事實上,唐朝入于唐玄宗明皇、接近楊玉環、楊國忠、高力士、安祿山......一般小人,使他早年的英明,漸漸褪色,造成人人愛富貴的浮華習氣,總於落於馬嵬魂斷的一天,多少洛陽的牡丹也失了顏色。“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蓮花,還是保有君子本色,一樣地在吐芬芳。他只慨嘆,陶淵明之後少有人愛那“傲霜”的菊花,同他一般地愛蓮花又到處去找?

我幼時就對蓮花映入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一直來為“日課”練筆同以“梅、竹、石”(一般都以“四君子”的梅、蘭、竹、菊作練習的題材),而家父教我,因寫梅瓣是練“圓”,寫梅杆出筆中鋒,以篆隸用寫碑的功力練有力,寫竹葉竹竿,必須出得筆筆,而有韻,俐落而沉著。寫石完全是練“皴”法。寫()呢?因為蓮瓣與梅瓣一功,蓮莖與竹竿也是一功,蓮葉與寫石同出需有磅礡之氣,且因蓮叢中可加二三筆“飛”的草,出筆要有快捷感,必須中鋒“狂草”,再補幾處“點”子。而蓮瓣“尖”可以上些濃墨,有似美人之點“唇”,畫面的葉、花、莖、草,散中有聚,聚中有散,凝成一個清靜世界,純水墨也可交卷,不必敷色。我小時如此受教,練得能寫大幅、小幅、橫幅、直幅,時時作為“日課”,樂在其中。上個月,有一位嘯廬主人送來一本冊頁,要我補些,信筆寫來而復命,因他也是“太極拳”的高手,“太極拳”訣中有一句“風吹荷葉不倒翁”之語,是形容拳術的軔勁,靈感一動,就注上一段:諒主人能透其“微”。書畫一道,亦須悟及其妙,透及其微,下筆自然“通”了。

蓮花,大家以為是佛教的一種象征,事實上,它在西方各個民族也非常珍視,它在西亞細亞周圍,無不尊為“生命之樹”。因為它的造型非常美。在現實的大地中,它是一種植物,而在找尋智慧的各個民族,覺得把它圖案化了,簡直成了幻想中的至寶。(回教藝術本來是不以動物為圖案的),埃及也有蓮,你可在古埃及的有關藝術書中去找有()很少豐富的資料)。因為“文化”是須要經過高度的智慧與深厚的歷史去構造,最好有無窮的哲學與文學的結合,才能創出不朽的思想此之謂“文化”。

蓮花在日本,韓國......以至敦(),還可以找到“蓮花文”及“寶相華”藝術,你可在日本,韓國的博物院的“瓦當”及古建筑上,有無窮的泉源,給你去發掘!幸運的我們地處在印度洋太平洋的交流處,歷史就自然地給我們印度、中國、米南加保......的優秀文化,正好創造出一種驚世獨有的新面目的文化。君不見:穆士林的上古繪畫,印度與中國的上古繪畫,莫不以“游絲描”的工力,柔中剛勁的“雙勾”加以“重彩”填出,還可飛金,金碧輝煌等,萬世不朽。

蓮花單以印度一地來說,已可寫成大書。它表現了生命,多產,力量的創造。其意義引申作豐熟,幸運,繁榮,長壽,健康與名譽。甚至作表現了大地的創造力,神聖不死的象征。印度曾在公元三千年,出土過一尊“蓮的女神”在印度最早的文獻,如婆羅們的教典“吠陀”,也記載過這位女神站立在蓮花上。又于古印度“大敘詩”上,也說過,開天辟地之始,韋紐天臍中生出蓮花,花中有梵天結跏趺坐,創造了萬物。因此蓮花象征了女性的生殖能力,後方才衍入佛教時代蓮花代表“神聖”,說成“佛陀”誕生,是蓮開花來傳告的等等。影響到信佛教的人能入“極樂世界”,都是蓮花的化身,所以,佛教稱為“蓮花的宗教”。

事實上,蓮花有“四德”;(一)香,(二)凈,(三)柔,(四)可愛,這是很科學的。在“攝大乘論釋”中也如此說:“又蓮花有四德......譬法界真如總有四德,謂常樂我凈,於眾花中,最大最勝,故名為王。”

記得,詩經中也有吟到蓮花的:“山有扶蘇,隰有荷華”及“彼澤之陂,有蒲與荷”。詩經是上古民間的心聲,可見民間對蓮花的認識,廣大而久遠。在中國銅器時代中的器皿上,有不少圖案紋樣是采用蓮花的。我們馬來西亞正在創立獨立文化,盡可在馬來西亞的各種工藝品上以“國花”構成圖案紋樣,並發展成裝飾美的設計,一步步介紹推廣出去。紋樣瑰麗新鮮,國際上自然而然會采用,如此,擴大,推進,衍成,這才是文化“化”的功能!

 如你喜歡書法,盡可用篆隸真草的筆法去揮寫。如你喜歡作畫,盡可用大寫意的“潑墨” “潑彩”去發揮,單想作“水墨”的也可“雙鉤”填彩的也可,甚至用“坭金重彩”的也可。至於如我這次為嘯廬主人隨意寫的冊頁,乃游戲筆墨耳。嘯廬主人者何人,乃宗親黃國彬兄也。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