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4月3日:再谈文字画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再談文字畫

 

前不久写过一篇「文字画」,是写「须」字,同时,在那天我为何维城先生写过另一幅「文字画」,是「大家」两字。

文字作画,是一种非常富于兴趣的工作,人人可做,只要将甲骨文、锺鼎文弄通,再时时参考一些「象形文字」,自然会写非常特出,又非常美丽的图画。

何先生同友好们创办「大家购物中心」,总不能将「购物中心」写成图画,只取「大家」两字为题。「大」字,本为「一个人」,是将它「演化」成一个有目有发的人,「手」是依据甲骨文的「 」,神採十足,富有原始风味,同何先生一起欣赏之下,自得其乐。「家」字,上面的「帽字」,本是原始人居住的茅舍或非洲土人,美洲红番人的牛皮包,「家」的下端,本是一个「豕」,豕是猪,有的人不喜欢「豕」的,所以,改用三只羊,合乎华人「三羊(阳)开泰」。

「文字画」即是图画文字,事实上却比一般的绘画,来得容易,只要把文字的结构弄通,挑选造型,特别生动,加以美化,使得每个「字」生动、活泼,给人另有一番新鲜感。

文字是在语音之后,也在结绳记之事,文字完全是「真实感」的一种生动、活泼,所以每一字有每一字的构造意义。

方块字是仓颉向每个部落收集的图画文字,加以改良,成为原始文字,一直到殷商时代,才成为甲骨文,甲骨文每字,已有最早的简体字,个个字已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大自然的现象,以及走兽飞鸟、游鱼、爬虫的种种实况,其中,尤以人的各种活动状态,一一活龙活现的显现出来。在上古时,可见于石上,到中古时可见于竹简上,至于后则见于纸上,如大家有兴趣,可以找甲骨文或钟鼎文来研究了,但必须逐个字研究,例如「手」字是由「五个手指」简到三个手指、「 」字,「足」由「 」简到「 」,「眼」由「 」简到直写为「目」,「鼻」即为「 」,「 畀」不过是示音,其例不胜枚举。

如你已懂得甲骨文的构成,即能懂得「物象」的如何演成,则每个字用拍字簿勾下来,粘贴在一本簿子上,在晨间晚间看几遍,即能领略到每个字的结构。所以,喜欢绘画的朋友,一方面既可得祖宗宝贵的文化遗产,又可通书法的源头。日本人已知「文化财」的重要,拼命在埋头发掘,我们又为何偏偏荒弃。

「文字画」除了用甲骨文与钟鼎文的结构上,寻求加以变化外,最对「草书」,进而「狂草」加以深入研究,其中「龙飞凤舞」式的演变,更具奥妙无穷。日本对「草书」特别有心研究,且发展到「狂草」,入于另一个境界。

日本的江户时代中国的书法传入,是由「近卫家」收藏,到了明治初年始归于皇室所有。大约在公元九六一年间重装跋文,即载有「贺监」两字。「贺监」是指:盛唐的文人贺知章。他曾写过一本「草书」的孝经,合有「章草」与「行草」工夫,可惜现在已难以见到。据传他和张旭的名声相齐,所以上面的推测可能为正确的。
不妨多提一下,日本的书法,收藏家,记得神大奈川有位高岛槐安氏藏有一卷菱菱的「李白诗卷」完全用「章草」的笔致写的,特别在「捺」「钩」方面,另有心载,所以学草书的,可以注意这个手卷,菱菱是元朝的土耳其人,就是蒙古人所谓「色目人」。他的才气可说高过汉人,尤其书法的学识,非常高超,可见书法并非只有汉人可为,土耳其人有特别成就,那麽任何一种民族的人都可成就。可见方块字可以发扬到全世界。「正楷」写得好,则「篆、隶、草」无不可通,如能将书法美化,一定更能吸引全世界的人,其「美」的构造能力,以方块字作为图画,日本现今已到「狂草」写成大副的壁饰,陈列在大建筑上,为何有华人的地方,反不见提倡,可见我们不够欣赏的能力,好得华人大家都在积极奋起,在博物院和大马文化协会的「挥春」以及各地的「书法比赛」,都是好事。

查菱菱的书法,是从钟太傅(繇),王右军(羲之)的笔致而来,可见任何人夸进书法的门,不可不由正道而入。菱菱的字,下笔「捺」「钩」「剔」快速,锐利如刀,笔上,亦象「刀」,可见他的笔力,毫不平常。

还有一位陈宪章,他是一位思想家,他是在公元一五00年间的人,他有一种隐士的信念,写了不少近乎禅味的字,其简爽的字,另有一番风味,他是广东人,实在是广东的奇才,可见人是不分东西,亦不应分种族,这就是文化的伟大,尤其是不须分愚智,只要「学而时习之」,终会有所成就。

「大家」两字,不过是一种开端,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上面胡诌的路子去试试,一定会绘一个「奇迹」出现,「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勉之勉之!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