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陋室銘寄意深遠

上一页

陋室銘寄意深遠

“古文觀止”中有一篇“陋室銘”,全文很短,不妨抄在下面:“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作者是唐朝的劉禹錫。 

劉禹錫是唐代的中山人,字夢得,他的詩的成就高於文,在唐代的貞元間,擢升為進士,等於現在的大學畢業,做了御史。到唐憲宗的時候,變成一個落魄漢,在無聊中,作了許多“竹枝詞”,你可在他的詩集中找得到,白居易是他的知己,稱他為詩豪。

“陋室”是他的故址,是在安徽的故縣,在文中可知周圍有山,他認為山不在高,只要有仙(奇人),這山就會有聲名。陋室的周圍,亦有水,只要有了龍,就有靈氣。他住的陋室自然有德行人在,一片不俗的香氣。綠色的苔痕佈滿了階沿,一片青色從帘子中透入。到陋室談笑的朋友都是有學養的人,來來去去到陋室的沒有一個庸俗的人。他自己在陋室中可以調調清雅的琴,亦可讀讀有哲理的經典。沒有一絲兒無聊的音樂擾亂自己的耳朵,更沒有勞什子的公文信札來擾亂。這個“陋室”,南陽諸葛的草堂,與西蜀都不能相比,孔子有 

說:這個“陋室”有什麼簡陋? 

可見住處必須隨各人的德行,再有高樓大廈都沒有用。世界上多少有大屋的人,可說無法比陋室主人在精神上來得適當,可見人的快樂,不在錢財、權勢,而是在精神,與那靈魂上有貢獻,有寄托的,做人才有意義。

“古文觀止”對學習華文的青年朋友,是一本最好的書,它一共有十二卷,從周朝、秦朝、再至七個朝代,篇篇是古文最精彩的,多少活頁文選都是取之于其中。這本書很像是一頭富藏牛乳的母牛,夠你吸收,它一定給「語體文」認為容易將它丟在一邊。我幼小時,父親就以這本書給我打底,我之能服務報館,完全得益於它,後來,我在青年時能以“文言”記錄三十年代各種人的講演,講者講完我即能以“文言”記完。因為“文言”簡潔、俐落。無一點拖坭帶水,並非我提倡“文言”,因為“文言”的好處是干淨、爽快。所以希望喜歡學華文的朋友,切不要忘了這本書。我所以畫“陋室銘”,寫這篇文,衷心的希望就在這點。不知大家能否體會他這份苦心? 

古文觀止」是康熙年間編成的。黃堯摘錄序中的一段話,“人不知童子之所肄習,終身勿能忘,況考試之時,一有不合,即遭擯斥,可不慎歟?”他認為這段話很有價值,因為就如他說:這與現在的情形一樣,有的為了考試而惡補,作填鴨式塞進頭腦,反而無益,大家已明白了“古文觀止”,何不去找一本放在案頭,隨時隨手可翻來讀,等於天天飲豐富的牛乳,一個孩子長大,必須靠飲食。 

從前苦讀而成的很多,例如“程門立雪”,就是一個例子,古代好老師,人都謂如坐春風,好學生感激老師的恩,都曰時雨之化。現在,好老師很多,好學生也不少,可是如坐春風的風氣,不是被藤條趕光,就是被迷幻藥、“的士哥”……破壞,言之痛心萬分。

從前的考試制度,與現今的辦法事實t巳如同一轍,不過,名稱不

同。“游伴”呀,“采芹”呀, “得雋”呀,“釋褐”呀,不過,是些好聽的名目,吸引讀書人進入籠子,所謂“大下英才都來歸我”。從前的“考狀元”,不過網羅人心,養成“虚榮”。真有才氣的人,大多寧可隱居陋室,逐居茅廬。君不見,諸葛孔明一出臥龍 崗,就再歸不去,落得“食少事繁,豈能久平?”的一天。反而陶淵明來得窮而樂,這不過 是舉個例子,其中的得失,請大家內心作判斷,一切事不可強求。最高明,還是張子房,得了圯上老大的指點,讀了“素書”與“三略”,既幫劉邦打定天下,最後隨“赤松子”游。 劉禹錫就是這一類的人。

從前,中狀元 曰“獨占鱉頭”,中解元叫“名魁虎榜”。皇帝們又來搞一套“瓊林宴”,不過想抓青年人的心。唐太宗倒說得爽快;“入吾殼中”這是真話。

劉禹錫的陋室是否比“臥虎崗”的茅廬更有价值,不敢i確定,(陋室的成就,可以造另一種風氣,至少,可以使一般的讀書人不貪功名,不戀利祿。如君有意,不妨在田間郊外,自蓋一所草屋,種上多一些竹,椰樹……,你喜歡欣賞的花,或果子,鳥雀自然會飛來親近你,又何必“以身為形役”?“終日奔波勞碌”,做人不過百年,多少英雄豪傑都被長江的浪淘走了,變成無影無蹤,這是大悲事也。不知大家看了這篇“陋室銘圖”以為如何?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