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問禮老聃

上一页

問禮老聃

在我的記憶中,“間禮老聃”圖已不止畫過一次了。“問禮”者為孔子,是在孔子出任魯國的大司寇之前。那時的魯國,文化水準很高,而社會的道德不免有很亂的現象。在西方來說有“教父”一類的人物,在東方來說,有“大亨”(幫會頭子)一類的角色,如從善的一方面說,容易造成「革命」(造反)的量,孫中山先生不免借「洪門」而負起“大哥”之名。從惡的方面來說,擾亂治安,欺惑百姓為事,那時魯國有一個握有很大惡勢力的“少正卯”,所以孔子一出任大司寇,就將“少正卯”正法,這是事先向老子“問禮”。因為,禮者,以現代語來說,即為“紀律”,非僅為“禮貌”而已。如一國無紀律,這國還成什麼國?簡直與野蠻的地方無異。如一人無紀律,“終日飽食無所事事”,請問如何不作壞事?不出歪念?日本人之今日能由戰敗國變成富有,因為在四十年前吃了原子彈,受了奇苦深辱,而人人肯惕悟而奮發所致,並非僥倖所得,其經濟之發達,基于文化之有「禮」。大言之則為“上下一心”(僱主與僱員,東家及工人視公司工廠如家庭,永無退職,並顧及福利),小言之則為“內外出力”(不可小看日本人四十五度的“鞠躬如也”,與口口聲聲的“阿里加督”,反看此地一般人的態度,即知其“文化”矣。)切不可輕視,“文化”一環為無關重要之事。

孔子,名丘,字仲尼,罵他的人叫他“孔老二”,因為,他父母禱子尼山而孕,讀說他是野合而生,“私生子往往是絕頂聰明的”,他生相有些怪,頭腦怪突兀如“丘”,是他的特征,所以名“丘”。前後腦發達,創造力與模倣力均強,象征聰明過人。“孔子學無常師”,他除了知文識字之外,也懂音樂,且通鳥語。“伯仲叔季”,古時依此排行,他是“老二”,所以疊“仲”與尼山之“尼”,而成字日“仲尼”。配合形腦突兀如丘的名“丘”,這是華人自古以來民間的幽默感一種表現。

至子老子,姓李名“耳”,字“老聃”。因為,他的耳朵自出生即為外皮單圈無邊,(俗稱“招風耳朵”),故被稱為“老聃”。即以“耳”為名,可見古時多喜以人之特徵取名,容易記認,此為平常事,古今一例。春秋戰國的魯國與八十年代的廣東看來出自一脈,所以,學校中大家喜歡叫出一個“花名”來,這種天真,這種幽默,是自然形成衍變的“民間文化”,不足為“怪”。

依照史寶來說:老子不止一位,與孔子同時的老子,也字叫“伯陽”,所以,歷來這二個老子已難分,另有一個“老萊子”(是廿四孝中的孝子),還有一位後子孔子的“太史儋”。隨筆中也寫不了這麼“考正”了。不過,孔子是很佩服老子的,因為,老子是研究歷史的,的確飽學。他尊喻老子為“龍”。因為空中的鳥,水中的魚,孔子可用弋窖把它們抓到,而“龍”為“莫測高深”的東西,可見老子比孔子高明。

老子也是一位對政治很有研究的人,大家以為他是主張“無為”。“無為”實在是一種超乎僅賴物質的哲理。比如建築物的用處,當然不在實質的牆壁門擋,而用處是在空間,如在“繪畫”上,“凌空”也是種“繪畫”﹒可以幫助拱托實質彩或墨的,更能增加畫的美妙的氣氛,有無可言喻,無法形容的高趣與韻味,所以東方的繪畫,高過西方的抽象,因為西方的“抽象”,始終還不能“用”這凌空。在“老子”的著作中有“埏填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別,無之以為用。”

他能說出“治大國如烹小鮮”這句話,可見他也下過廚房,煮小魚是必須將醬糖姜蔥等調昧的作料放好,千萬不可朝令夕改地去翻弄,因為小魚多撥動,必致骨散肉碎。在非常複雜因素的家邦社團中,如想治理好,一定要學這套“烹”法,才能“治國”。孔子治魯完全是學老子,可惜古代好“利”的君主,都不能延聘孔子,更不能重用老子。終使老子騎了青牛出“函谷關”隱去,所以畫中的老子是騎條牛的老須兒。背景寫些松、竹、梅。是表示“歲寒三友”而已。老子手中持拂帚,因後人尊老子為“道家之祖”,非“道教之祖”也。關子李子傳略所云:為玄妙玉女孕八十一年,降生于楚楚之苦縣李樹下,全是神話,是道教把他渲染成神化,敬為“太上老君”,這里不多寫了。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