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6月27日:达摩面壁图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達摩面壁圖


说起达摩,就会想起他的三个故事、常可入画的题材,一为「面壁九年」,二为「一苇渡江」,三为「只履归去」。

达摩的事迹,依照古籍所记:「初达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魏,随其所止,诲以禅教。」时间大约在公元四二0至四七八年。大家指他是「南天竺人」,依照洛阳伽蓝记:「西城沙门菩提达摩者,波斯国胡人也。」又在昙林序中有云:「西域南天竺国人,是大婆罗门国王第三子。」

达摩对「禅」的缘源,确是长远,传说:他到中国,在北上,渡江时,能以足踏「一苇」而过江,可见他「轻功」非凡。他到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竟一坐就坐了九年。最近有电影「少林寺」,受人注意,也有提及此点,想必「面壁」之事是有的。

当时,有-个学识很丰富,很善说话的中年人,名日神光者,特别到访少林寺,到达摩的打坐处谒见他,他面壁而坐,一言不发。那中年人有心向他求法,想到古时僧人有不惜「披崖饲虎」的牺牲精神,他竟在一个下大雪的在晚,他端端正正地立在达摩身旁,后来,积雪过膝,达摩才问他:「久立雪中,当求何事?」神光不禁流泪曰:「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达摩说:「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进,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翼真乘?」神光听了达摩的话,暗中以利刀断臂在达摩面前,这摩就为神光换个名曰「慧可」。慧可就问:「诸佛法印,可得闻乎?」达摩答:「诸佛法印,非从人得?」慧可又说:「我心未宁,乞师与安?」达摩接着说:「将心来!与汝安。」慧可觅心,不可得,乃曰:「觅心了,不可得。」达摩曰:「与汝安心意。」

后来,到达摩将示寂峙,召集门人,就曰:「你们何不各言所得?」门人道副说:「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这用。」达摩曰:「汝得我皮。」一尼,名总持,曰:「我今所解,如阿难尊者见阿閦佛国,一见无不再见。」达摩曰:「汝得我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达摩曰:「汝得我骨。」最后,慧可礼拜达摩,依着位序而立,达摩曰:「汝得我髓。」达摩就将法衣。及愣伽经四卷,传给慧可,成为禅宗的二租。当时,有偈曰:「吾本来兹士,传法度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并云:「内传法印,以契証心,外付袈裟,以定宗旨。......二百年后,衣止不传。」

达摩示寂后,葬在熊耳山,依照传宝记说:「宋云从西域回来,在葱岭,见到了达摩,『肩挑只履』,宋云归来向国王报告,开棺查看,只见祇存一履。」就传出「只履归去」这段故事。

达摩到中国,是在公元五二0至五二六年,为梁武帝时代,初到是在广州,大守就报告武帝,武帝迎至金陵。梁武帝与达摩就有一段嘉话:『帝问:「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记,有何功德?」达摩曰:「并无功德。」帝问:「何以无功德?」达摩曰:「此但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然非实。」帝又问:「如何是真功德?」达摩答:「淨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术?」帝再问:「如何圣谛第一义?」达摩曰:「廓然无圣。」帝曰:「对语者难。」达摩曰:「不识。」因此机经不契,达摩乃潜渡北上。』这段嘉话,「禅」味很明,细读后自然会豁然贯通。

志公对梁武帝曰:「达摩是观音菩萨化身。」梁武帝拟遣人追回,志公曰:「阖国人追去,亦不能回矣!」达摩是观音「化身」问题,非三言两语可尽,不过,梁武帝对「观音」是信服的一位尊神。「观音」能受普天下凡人的敬拜,其至精至诚的中心,是能予苦难的人以援手,所以,成为「所有在苦难中众生的救主」,因而有一句「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的颂赞,因此,达摩认为形式上的造寺,写经、度僧,都归无有功德。

达摩「面壁」,就是告诉人要修炼,叫人多多学习,充实自己,能够在禅的学问中,得此「淨智」,尤其应进入「廓然无圣」,才是「圣谛第一义」!「廓然」要修炼到「不着痕迹」,「无圣」才能无牵无挂,无拘无束。所以,学佛要修「无相」,并非「无为」。无为,根本有「无所不为」的力量,就是「大无畏」,因此,佛法的演说,谓之「狮子吼」。

我画了一幅「面壁图」,即为「狮子吼」张本,弘法的前奏,所以画内:「洞中有涌泉,源源奔向你来,永无息止!你如有感应,应该如闻其声,善哉善哉!」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