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1月30日:击壤歌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擊壤歌

 

华人最早期,一般地说来都以「诗经」为民间的心声,其中不少为老百姓的呼声。诗经可分为三大类:一曰「风」,二曰「雅」,三曰「颂」。「风」是「国风」,就是「民谣」。「雅」是知识分子作的,又有「大雅」、「小雅」之分。「颂」是庙堂中的歌,可以唱的。但再早就有一些「古诗」,「古诗源」中有一首「击壤歌」,文字简浅,涵意爽朗,前些时把它画了出来。

原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最后一句,有「皇帝也管不了我」的意思,倒很够反映民间「自食其力」的自由自在生活的味儿,一些没有「苛政勐于虎」的气息,这首「古诗」,是在黄帝至帝尧时已有,离开现在也有四千年以上了,唸来仍觉很新鲜,一些不觉得古老。

依照「史记」的帝王世纪所载:「帝尧之世,天下太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老人『击壤』而歌」。那麽,击,是「打」。壤,是什麽呢?上古时的一种玩意儿,是以木为「壤」。前面大,后面尖尖的,有些像鞋履(木屐)。先将一块壤,放在地。有人在三四步外以手中的另一块壤击去。中者为上,谓之「击壤」,可见于「三才图卷」。可知人类本性原不分老幼东西,只有贫富在作怪,上古时老年人也像小孩一样,喜欢作些运动。「击壤」是当时流行的一种游戏。击中壤后高兴就唱出声,有上面的歌来。

帝尧时代,是没有脱离完全的原始生活形式,一切简单,人口也不繁殖得多。所以,黄帝与帝尧时候,大家不用为生存而勾心斗角。

上古时代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各人都有一份「自食其力」的生产工作。不像现在已成「人吃人」的世界,你能控制人,即能欺压人,弄得「苛政勐于虎」,不免弱者起革命,因此,战争此起彼落,永无宁日。因为不匀,就不平衡,「不平衡」,就有倾覆的灾厄发生,此为物理,亦为「天理」!人类如欲世界永远太平,请问你能放弃自私的心与欲望?不如此,证之事实,任何思想家都无用!「击壤歌」时代人口不像现在的繁殖得密密麻麻,生存不须竞争,可以「帝力于我何有哉?」现在,要办到只有「大同」一条路!

东西方的哲者,都不否认:「知足常乐」,所有的痛苦,起因都由于「贪」,所以,佛家劝人要改过「贪,嗔,痴」,是很科学的,但人心终是不能全免,因此,一不小心,都会堕入这深坑,不能自拔。那麽,又为不科学的迷信观念所趁,做了一套「术说」的奴隶,因此,人类永远在「不智」中过活,变成有的以「自杀」来求解脱的愚见。

我在一九五六年初来马来西亚时,与朋友们曾去过森美兰访过「母系社会」,也去过有「黑陶文化」的霹雳沙壅,也知还有甲骨文的两片大龟甲是从马来半岛去的,........这些都是与上古文化缘由有关的事,可惜无人去注意研究。我因为前年病后不能太过劳累,有限工作来不及去做,正希望有心的年青人皆大发心去做,这个太平洋与印度洋交接东西方桥樑的半岛国,正有无穷的宝藏要我们去发掘!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