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5月16日:风雨归舟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風雨歸舟

 

我有时作画闷了,会写些字,写字闷了,会绘些「图画文字」。再闷了,就写些文。我是不写诗,也不下棋的,因为太费脑筋。而作画时,也分有时写些「人物」,有时写些「山水」。总之兴之所至,心之所向,随着「自然」发展,不受拘束,不受牵制。即西方所谓:「烟士披里纯 (灵感)一到,即刻动笔。」即以作「山水」来说,只要以自己写字熟习的笔致去写(画),构成「水墨画」基本的「点、线、皴」,发抒出「心」中的「形似」即可。 (「形似」者为「写实画」,单单表现墨韵笔致者而「无相」者,即为「抽象画」,在「形似」与「不甚形似」之间,而气韵充沛者为「写意画」,可以使你妙趣横溢,所以「书画同源」,习书法者可以大胆去画,日积月累,无有不成者。)如「心」中积有「不忘」的诗词文句,作为题材,即可作画题,并即以这些句「题」画,如此,画题也有了。

西方的画,因此意趣发展到了顶点,无法抒放,趋于「抽象」,与东方汉晋入唐宋,唐宋至元明,无论绘画诗词,都一脉地大放特放,随时 代的冲击,人心的变迁,而达「日日新,又日新」的目的,总之,想渴求「意趣」的满足,人的「本性」终向「美」的,谁不想享受「乐」,而乐至忘形,基于「人心思变」,尤为青年人尤多幻想,尤富思变,变得种种「奇出百怪」的事都有成为泛滥,此为「人之常情」,请问老年人,何人不从青年过来?那个青年不有幻想,[幻想」是一种「冲劲」,人的一生中,不可没有,所以也不会不幻灭。艺术之入「抽象」,亦理所必然,势所必经,但为时不久,必不能「永」必也,惟西方之「抽象」,东方之「写意」,全在求意境之「新」与「趣」而成,祇特出者得以存留,故「唐诗三百首」在当时有唐一代,恐三百万,三干万首诗尚不止,经历时代的淘汰,迄今仅存有价值的,不过「三百首」 而已,所以我们作书作画者,笔下不能欺世,件件要好。

西方的「水彩」,与东方的「水墨」,因为用纸与绘画工具不同,所以,表现出来的,有所迴异,事实上是一功,所以,水彩画与水墨画应该归为一家。目前又趋流行的「干法水彩」,与「焦墨(宿墨)水墨」 技法无分。只是东方的水墨基础的书法,而书法的基本观点有其雅俗与功力的深浅,决定其品的高低。至于,用色的美与不美,是其次的问题,因为「水墨画」根本是「墨分五色」 ,亦即贵乎此点。日本及韩国 (及从前的越南) 均视书法为「寳」。而在力追,终无法脱民族牲造成的「不脱霸气」 为惜为憾,而我们华人反而不予重视。日本视「文化」为「文化财」,作发展「国家富强」的基本动力,且已收到了具体的效果,而我们为什麽不予应用发扬,实在思之令人不解。

我曾画过一幅「风雨归人」,另一幅「风雨归舟」。「风雨归人」图找不到,却找到一张「风雨归舟」图,顺便谈谈。

写这幅画时,完全是在练笔,可说完全用的是「线」,是毫不经意的「直线」,所以,画中一片「雨丝」,「芦草」,「簑衣」,岸滩处横线过外,是墨渖而成的「点」,形成似皴非皴的「皴」意,得其墨趣而自乐,如你用这种随意的长线短线,一定可以构成其他的图,如你有兴趣,不妨,先「思」, 张纸(最好是「生宣」),毫不经意的在纸上直划横划,(像一般人在桌子上用笔闲散地划,取其自然。)将你「意象」中「形似」(即使「非形似」亦可)画出,纸上(画面)一定会给你一个答覆,留着,注个「日期」,不妨,天天做,这就是「日课」,过了一些时候,你的笔致,自然会生一股「力」,(最好是以你习字的笔致去做),再审察这些「形似」与「无形似」的画,形似」者为近「写实」,无形似者为「写意」画,根本无须「新派画」,「旧派画」,参考上面说的,你的「意象」中,如有诗,词,文的句,这就是「灵感」的反应,你的「大作」即有了「画题」(总比西方称几号几号来得有意味,增情趣。),「运用之妙,在乎一心」。(前几篇都误植「一心」为「意」,附此更正。)

「风雨」的题材,在诗中写来很平凡,而在画中,是须具体表现出来的,另有一番风味。雨随风降,风有大风微风,因而雨亦有急雨细雨之别。山石是不动的,必须借助于枝叶,必有人物,也须借助于衣带。(因此有「吴带当风」之说),可以表现在画面上特别生动。气候应用阴霾重云为背景,可以借重「渲染」,(这时可以大大发动技巧了,其他如云海,瀑布,晨曦,蒙雾能加强效果,而「骨力」的皴、点、线,仍不可马虎。不可一昧靠技巧,会使东方的书画流于末途,则将悔之莫及矣!)你如想多用技巧作画,不妨多构思「风雨」一类为题材的画,特别有出色的表现,也需要有真实的才华,亦一样可以「惊人」。
诗词中有不少以风雨为题材的,我记不了很多,且忆及普通的二首,一为韦应物的:「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一首为钱起的:「咫尺愁风雨,匡庐不可登,祇疑云雾窟,犹有六朝僧。」东方的画,重在意趣,西方的画,发展入「抽象」,东方亦随而效学,近年,又高唱要画出「太空」,要画出「幻想」,好在老子早讲过,「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世界的「智者」,想到这个「妙」的境界,是对的,

请问:你有多少哲学与文学作基础,无「根」的树是无法生长,多少高楼塌倒,其原因为地基不固。

的确,[写实」即使到了顶点,也及不过「五彩摄影」,所以,「写实」的工作可以交给「原色摄影」,但「写意画」内涵有一股「灵气」,是非摄影可得可代的,只有「智者」用真正夫去掇采,请问:科学家已发明「维他命」能给人以营养,但请问能否给人以「生命」,「人造的谷子」能否投入土内发芽?所以,我们不要自暴自弃,弃应作的「骨力」的工夫不为,尽搞些技巧是无「生命力」的!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