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中风后的爷爷黄尧

上一页

in search of the profound

这几天我在读一本很有趣的书,《改变是大脑的天性》(the Brain that Changes Itself)。该书讲述了大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后天的锻炼可以重塑大脑。那些经常进行修禅的人一定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科学家们却不这么认为。书中详细描述了大脑是多么具有可塑性,即使那些中风的病人也能再次学会行走。

当读到有关中风病人那一章节的时候,我想起了爷爷在1981年4月份因脑部出现了淤血而造成了中风的情形。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去医院探望爷爷,并看到爷爷不禁落泪。我并不清楚爷爷为什么要落泪,只知道他身体的右半边失去了知觉。

最近我遇见了爸爸的老朋友,叶叔叔,他也认识我爷爷。叶叔叔的经历非常传奇,他曾数次逃过晚期癌症的劫数。他告诉我那时去看望我爷爷的时候,爷爷对他说自己还要再拿起画笔画画,叶叔叔觉得很不可思议。几个月后,叶叔叔再去看望爷爷时候,他已经能开始画画了。叶叔叔说当时他真是大吃一惊。

书中提及的一些片段与爷爷中风后的经历很相似,中风不久之后,就开始像小孩子一样学习写字,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之后,大脑开始回忆起熟悉的写字方法。附件中有一些爷爷在中风不久后创作的国画,以及中风一年后的作品,从这部分作品中已经可以发现他的乐观情绪了。

1983年,爷爷又一次中风了,他的绘画风格也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查阅了这一时期的大量画稿和画作,大部分作品是他在练习绘画以期重新找回从前的绘画技巧。他也在文章中写道,中风以后,他的水墨画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闪现出了许多灵感的火花,直到去世,他的绘画风格始终还有创新的。去世前不久,他创作了一套山水画,其中的岩石大多用曲折线组成。

中风之后,爷爷不再像从前年轻且充满活力了。大约1984年以后,他就很容易感到疲倦,1986年以后,爷爷看起来老了很多,年底的时候,脑部发现了淤血。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