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代 朋友 徐悲鸿

上一页

XuBeihong

徐悲鸿(1895年-1953年)

精通国画与西洋画,17岁时已成为宜兴知名画家,在宜兴女子师范、彭城中学、始齐小学3校教授美术。1914年徐悲鸿来到到了上海,画了一幅马大受高剑父、高奇峰兄弟赞赏。考入震旦大学攻读法文,并在土山湾美术学院继续作画。1917年东渡日本六个月研习美术。赴北京,被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1919年在蔡元培、傅增湘的帮助下,赴法国留学,考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1921-1923年赴柏林。1925年赴新加坡作画同年回上海。1926-1927年在欧洲游学。1927年回国创办南国艺术学院。1928年担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3-1934年在法国、意大利、德国和苏联举办中国画展。1935年赴广西。抗日战争爆发,两次携带作品赴南洋爸妈办画展,画展收入全部捐献祖国救济难民。1940年应印度诗哲泰戈尔之邀,赴印度国际大学讲学。1941年在槟城、怡保、吉隆坡举行画展。1942年回重庆,筹建中国美术学院。1946年就任北平艺专校长。1949年代表中国出席在布拉格举行的第一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被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任命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当选为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主席。

上海“力社”美术团体。1936年8月8日成立。由陈树人、何香凝、王一亭、徐悲鸿、黄宾虹、谢公展、张聿光、张书旂、胡藻斌等发起。主持人为胡藻斌。黄尧在上海时与力社的会员很熟络。抗战爆发后也曾在重庆、贵阳、桂林和香港会过这些朋友。

“......“都匀”是产“大型皮纸”的地方,徐悲鸿在桂林最后见面,他是喜欢用这“都匀纸”画马的。我到南洋,自吉打退休后居槟城,老友周曼沙兄即以悲鸿当年遗存在骆清泉处的三张“都匀纸”赠我,骆赠诗翁管震民,管谢世赠周,周即赠我,而我即分为一赠怡斋画廊之友,一赠骆之长子新民(即骆拓),一尚留在我的箧中。睹物思人,不少“往事与故人”的事回萦起,不禁想到陈恒安家中得尝陈年蒜头,与稀疏头毛的谢六逸来,反摸自己的白发,已入皤然,所幸记忆尚清,还能拉杂写得这篇短文。......”      摘于1981-82年  黄尧《漫画贵阳》文学传记:往事与故人之十一

 黄尧在《骏父骏子》的文章中有提到最后一次与徐悲鸿相见的情况。那是在桂林,江浙同乡为了欢迎凯旋归来的方先觉将军而设的宴会上与徐悲鸿同席。

“在抗战胜利的前三年,一九四三年,我在桂林。江浙同乡为了欢迎长沙前线打胜仗回来,将去重庆,因苦守衡阳一役,流芳千古的方先觉将军与徐悲鸿先生同席,他又因即须离桂赴滇。记得那次大家所用签名的粉红色绸布,还是由悲鸿题签的。席中他还热心地嘱我到昆明,因他有不少朋友在滇,愿出力助我一臂。言犹在耳,嗣后,我到南洋,他即北去,这次阔别,未曾再晤……” 摘于黄尧《骏父骏子》1981年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下载PDF:文章《漫画贵阳》文学传记:往事与故人之十一(中文版)

参考网页:上海力社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