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1日:《漫谈牛鼻子》刘述康撰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


《漫谈牛鼻子》
刘述康
载于1942年11月1日贵阳《中央日报》

牛鼻子可说是我的老朋友了!

我也爱学。牛鼻子笔画线条是那么简单,有趣,生动,看上去很易学,可是一动手,觉得总追不上。于是开始认识牛鼻子是有广大园地的。牛鼻子从生长发育成熟,参加抗战,几年别阔,现在双在西南大后方中心的贵阳故友重逢,我高兴极了,故人已是更加有力坚实。因此我乐于催促牛鼻子和贵阳各界畅叙:

牛鼻子创作者——黄尧先生便应邀筹募贵阳市乞丐救济基金,举行一次牛鼻子漫画展览。

首先要谈的是牛鼻子创作者黄尧先生。

我看见牛鼻子便想起黄尧先生,见了黄先生,便想起了牛鼻子,牛鼻子所以被黄尧先生发明,好似命运注定,只有黄尧先生够得上发明牛鼻子的条件,话说回来,画面上的牛鼻子与黄先生并不同模同样。

黄尧先生战前在上海是位记者,他细心观察社会,好学勤于绘事,文学修养既深,他的漫画便能精湛而富诗意,且富幽默感,一时海上杂志报章都刊他的漫画。

大概牛鼻子是在走鼻运吧,很多人称颂他,羡慕他,我却替他担忧,我怕他穿起燕尾服,戴起单眼镜罩,牛鼻子洋化了,中了都市毒,他不再是中国所具有的风度。

抗战的洪流洗练了牛鼻子,成为抗战中民间教育工作的勤苦教师,兵役宣传中一个伟大的战士。

当正义与邪恶斗争的时候,北平有一张北京英文时事新报,每天以极显著的地位,专栏发表牛鼻子漫画,题曰:“牛鼻子曰。”

这位傀儡型的伪牛鼻子,自一九三八年间发现一直到今天,仍在敌人卵翼下生存。

而真正的老牌牛鼻子作者黄先生明明随着抗战转移到大后方作努力民族解放的斗争。

这次黄先生展览的《战争中的中国人》,详尽地发挥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独特,幽默的特质,和介绍抗战中我们中国人独特的艰苦生活。

这些作品的内容与取材,高尚的雅趣,尤其是结实而深刻,读者的心弦,自然地会弹起珍护友谊的共鸣,让那些伪作者听了算是他们入墓的钟声吧!我们的黄先生,我们的牛鼻子,是生得有力,生得有意义,生得有价值,迈步着有希望有前途胜利之路。

相关资料 :1942年 日本侵略者从1938年开始假冒“牛鼻子”

下载PDF : 《战争中的中国人》(63页,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