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10月27日:离开上海

上一页

黄尧在回忆文章中提到上海“八百壮士”守四行仓库的那天他离开上海之后的旅程,“要取道吴淞口,乘轮到宁波,(向住在车厩岙禅悦寺,带着三弟的母亲告别),过曹娥江等了两天,到杭州。再等了两天(不下雨,有日机轰炸),走京杭国道,上南京。到南京,逢到南京已在撤退了,我就连夜满脚踏着泥泞地到芜湖,赶搭兵工厂装铁板的船,睡在船肚中,雪天冻水澈骨生寒,似在大冰厂,到了汉口。”黄尧病了一场在汉口休息整个月,然后和张恨水一起在汉口登上民生轮前往重庆。黄尧提到花了十天时间到达重庆,因此,他应该是1938年初到达重庆的。这篇文章中还提到了沿途经过的许多地方。

资料来源:黄尧的文章《同船入川张恨水》载于《传记文学》(中文版)

 

黄尧写道,“我是因为办‘儿童界救亡协会',日本人进了上海,要捕救亡分子,我必须离开上海。”据其他的相关记录,黄尧还曾收到过一封威胁信,迫使他必须在日军全面占领上海之前离沪。

资料来源:黄尧的文章《记严独鹤先生及其爱子毛毛》载于《传记文学》(中文版)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