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 贵阳日报: “牛鼻子”的远行与回归

上一页

牛鼻子远行与回归 ——已故著名漫画家黄尧的贵阳情缘

贵阳日报报记者 彭雅 常元珠/  孙鲁荣/

一向过着流亡生活的我,偶然地来到了还保存着许多古幽风趣的贵州,承朋友们的留邀,觉得寒凉中有些温暖。我觉得贵阳城很有诗意,尤其是四环净白的城墙,配合着啷啷啷驮马铃的声音,假使我要写描写贵州的剧本,不论制曲、谱歌,或舞蹈,这是再好不过富于诗景的背景和效果。”                         ——

Niubizi Book Cover : Guiyang Daily

一个圆脸、圆鼻、圆耳、圆眼镜的胖子,人们看到他就想乐,在他身上演出的那些令人开心、讽刺的故事更是让阅读者乐上加乐——这就是2030年代风靡中国的漫画人物牛鼻子,他是已故著名漫画家黄尧于1934创作,并首度发表于上海《新闻报》的滑稽形象和故事,与叶浅予王先生张乐平三毛和梁白波的蜜蜂小姐样,均是那些年里市民们喜闻乐见的滑稽形象和系列幽默故事。

战时期中期,黄尧带着牛鼻子辗转来到大后方贵阳,并让牛鼻子融入当地生活,穿上苗装,银饰……六十多年后,在贵阳举办的2010亚洲青年动漫大赛暨美的地中国(贵阳)卡通艺术活动上,牛鼻子再次出现在远行与回归——漫画贵阳讨会上。多年来,牛鼻子远行将漫画化的贵阳传播四海;而今,牛鼻子的回归有力佐证已经连续四届举办亚青赛的贵阳,有着深厚的漫画文化底蕴,且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是和漫画走得最近的城市之一。

carolyn wong at AYACC

Carolyn Wong speaking at AYACC

87日,亚青赛小河分会场举行的黄尧作品主题研讨会上,本报记者对黄尧基金会负责人、黄尧孙女黄丹蓉女士进行了独家专访,畅谈黄尧的艺术生涯及其深厚的贵阳情缘——

经典形象

牛鼻子曾是著名抗英雄

记者:是什么样的机缘促使您来贵阳举办此次主题研讨活动呢?

黄丹蓉:抗战期间,黄尧辗转来到贵阳,很快就爱上了这座山城,并说觉得贵阳城很有诗意!尧画了数百幅以贵阳为题材的漫画,并先后在贵阳开了三次画展,且每次都是观者如云。后来还以贵阳为题材,创作了描绘城市自然景观、民俗风情、社会风貌的历史画卷《漫画贵阳》和《百寿图》,由贵阳文通书局出版发行。亚太动漫协会主席约翰·A·兰特博士对亚洲漫画史有着深厚的研究,在他的引见下,2010亚洲青年动漫大赛组委会在新加坡与我取得了联系,力邀我们来贵阳举办黄尧的主题研讨会,并最终得以成行。

记者:作为20纪最著名的中国漫画家之一,您怎样评价自己的祖父呢?

黄丹蓉:说来惭愧。小时候祖父常画漫画让我上色,受到他的影响,我自己也画素描,但也只有技巧没有天分,后来从事的是银行方面的工作。而且因为黄尧的下半生都在马来西亚度过,我对他在中国漫画界的影响力知之甚少。后来他去世了,我们在他的故居中发现了大量的绘画作品,但也一直没有去认真整理。1999年,山东出版社为出版牛鼻子系列漫画,曾经联络我们寻找材料。家人才开始重新翻出黄尧的作品,一看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东西,就找专家来看,找新加坡美术馆馆长看是什么东西,怎知他一看就说是好东西。

这几年,我全力投入黄尧基金会建设,并与专家学者一起对黄尧的艺术生涯进行学术研究。我们将黄尧一生的艺术历程划分为三个阶段:1934年至1951年漫画家的艺术阶段、1951年至1967年学者的艺术阶段和1967年至1987年画家的艺术阶段,并且将黄尧艺术的动力概括为五个方面:热爱中国、热爱孩子、热爱教育、热爱和平和作为一个普通男人的声音。 

记者:对黄尧创造的牛鼻子这一经典形象,您是怎么样来理解的?

黄丹蓉:牛鼻子是当时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漫画形象。牛鼻子造型简洁,形象可爱,形态多变,可塑性强。黄尧通过单幅、三格、四格、多格漫画等形式来表现牛鼻子亦庄亦谐,妙趣横生,耐人寻味,过目不忘。此外,牛鼻子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英雄,吃苦耐劳、勇于献身,是中华民族优良品质的化身。据说当时的上海市民每天所看的《新闻报》,往往是先看牛鼻子再看新闻。可见当年受欢迎的程度和普及之广。被誉为是中国动画之父的万籁鸣等万氏四兄弟还联名写了评论文章《剖解牛鼻子》。他们十分推崇牛鼻子,认为这一形象汇集了中国充分有趣的诙谐点,不去拾西洋滑稽的牙慧,在国际幽默漫画上创立自己一种特别的风格,高高地独飘起一面旗帜,扬起另外一种号声来。

深厚情感

尧最早为贵阳三无正名

记者:您曾经听黄尧先生谈及他的贵阳印象吗?

黄丹蓉:我的父亲就是在贵阳出生的,因此他和我爷爷一样,都对贵阳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并将这种情感传递给我。我所知的黄尧对贵阳的印象,更多地来源于《漫画贵阳》这本书。在来贵阳之前,我就从他的漫画中看到了很多老贵阳的风物,贵阳的特产,贵阳的山川形胜。譬如铜像台浮玉苦丁茶肠旺粉刺藜锅巴贵阳是个五行皆全的城苗家新婚是张着伞走去等。

对黄尧作品的寻访之旅中,我得知在抗日战争中期,与黄尧一起来到贵阳的著名漫画家还有叶浅予、丰子恺等,叶浅予喜欢到贵阳郊县进行采风,画了一些反映少数民族风情的漫画。黄尧则在贵阳的时间居多。有人回忆,他是一个很有风趣的文化人。当时不过30岁出头,圆脸上架着轻度的近视眼镜,不管天晴下雨,不论酷暑严冬,他总穿着一件风衣,一个塞满画具、画本的皮包从不离手。讲话总带着微笑,他是下江人,但总是学着讲贵阳话

贵阳居住一段时期后,黄尧对这古老的山城,抗战大后方的重镇——贵阳产生了感情,于是他每天走街串巷,东张西望地寻觅可以作画的镜头。如有一次到理发店去,看见那种用纸板做成的纸风扇,就很感兴趣。因为那时电风扇在贵阳还是稀罕之物,一些饮食店、理发店便用一块纸板悬挂于店中,系上长绳,由人来拉动,纸板前后摆动,阵阵清风徐徐而来,凉风满堂,顾客热汗顿消。他非常满意这种风扇,便立即画下这一饶有风趣的山城即景。又如上世纪40年代,贵阳公共汽车还未盛行,而以马车代步。城内马车穿市,到花溪览胜也是乘坐马车。黄尧也画下了这一情景。诸如此类的街头风光他都一一入画,最后编入《漫画贵阳》。这与他后来相继游历而作、集辑出版的《漫画重庆》、《漫画昆明》、《战争中的中国人》,组成了他在抗战大后方见闻系列漫画。

记者:这些描述能让人感受到黄尧先生对贵阳的深厚感情。

黄丹蓉:是的,黄尧先生在贵阳先后举办了3次画展,它们分别为《百寿图》,《战争中的中国人》和《漫画贵阳》。根据当年的报刊和回忆,黄尧的画展在贵阳观者如潮,受到热烈的欢迎。而他也将一些售画所得捐作市政府救济游民乞丐基金。

尧当时有三幅作品:谁说天无三日晴谁说地无三里平谁说人无三分银,可以说黄尧是最早为贵阳三无正名的画家。那时在黄尧身边,聚集了一大批黔籍漫画青年才俊,为当地日后的漫画发展奠定了最初的基石。 

实回归

贵阳动漫人有望复活牛鼻子

记者:您怎样理解本次展览的主题远行与回归

黄丹蓉:黄尧先生离开贵阳后,在解放前夕,辗转由越南、泰国曼谷抵达马来西亚,服务于教育业。最后定居于吉隆坡,退休后潜心书画和历史,致力于甲骨文和民俗学的研究。他投注了十年的心力,通过实地访问以及查阅大量的史料,完成了《马星华人志》一书。客居海外,他通过书画,著作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其爱国之心,力透纸背,动人心弦。

时隔半个多世纪,黄尧和他的作品又回到了他的祖国,回到了他作品的举办地贵阳。这次,我带来了大量黄尧先生的漫画作品,其中既包括在1930年代家喻户晓的牛鼻子形象,也包括黄尧从未展示给世人的晚年《亚当与夏娃》的漫画,还有黄尧在身患中风时绘画的作品。我们感到牛鼻子在中国漫画历上,具有历史和现实的意义,黄尧先生创作了一位有知识,有文化的,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具有爱国主义的可爱形象,它的艺术内涵值和文化意义值得我们研究和发掘。我们想,这正是亚洲青年动漫大赛中很有意义的一个活动吧!

记者:今后会采取什么方法让"牛鼻子"传下去呢?

黄丹荣:今年在亚青赛间,主办方特意举办了主题展览,与中外动漫界专家及动漫爱好者们共同回顾与研讨黄尧的漫画成就,发掘其所创造动漫形象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对于今天的漫画家也是一种激励。黄尧后来侨居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南洋的画家和读者对他也非常热爱和敬仰。目前,马来西亚、新加坡的黄尧基金会与贵阳动漫企业已就合作拍摄其漫画形象牛鼻子系列动画片达成初步协议。

来源 

2010年8月11日贵阳日报数字报

相关资料 : 

第四届亚洲青年动漫展

《贵阳文史》上的文章由王六一先生撰写

国家动漫产业网: 黄尧漫画贵阳研讨会在贵阳市举行

人民网拂去历史的尘埃-寻找远去的漫画先驱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