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贵阳文史》上的文章由王六一先生撰写

上一页

《贵阳文史》上的文章由王六一先生撰写

文化需要传承和发扬,我们在发现和培养一批批年轻艺术家的同时,也要把目光转向过去,从前辈艺术家那获取他们遗留给我们的文化艺术遗产,继往开来,迎接我国动漫艺术百花争艳的时期来临。我们欣喜的发现,就在我们亚洲青年动漫大赛举办地贵阳,上个世纪抗日战争期间先后有一大批国内最优秀的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流寓于祖国大西南的这一山城,他们中有我们耳熟能详的文学家巴金,著名画家徐悲鸿,漫画家丰子恺等等。在他们当中有一位当时以创作牛鼻子漫画系列名燥一时,并以贵阳为题材,在贵阳举办过三次漫画展的艺术家黄尧。

亚青赛组委会通过研究亚洲动谩的专家约翰·兰特博士的引见,在新加坡与黄先生的女儿和外孙女取得了联系。今年5月,我利用在赴新加坡开会的机会,与她们相聚在狮城。经过几小时的交谈,和连夜阅读她们不遗余力收集到的有关黄尧先生的资料,这位热爱祖国,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穿越历史的尘埃,和他创作的经久不衰漫画形象牛鼻子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深深的感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贵阳贵阳得为拥有这位艺术家感到荣耀和骄傲!

黄尧先生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就非常出名。我国著名的大艺术家,漫画家张光宇,丁聪,黄苗子,特伟都是他的朋友。他所创作的牛鼻子与张乐平的三毛和叶浅予所创作的《王先生》相竞问世,都是当时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漫画形象。“牛鼻子”造型简洁,形象可爱,形态多变,可塑性强。黄尧先生通过单幅、三格、四格、多格漫画等形式来表现“牛鼻子”亦庄亦谐,妙趣横生,耐人寻味,过目不忘。 当时的上海市民每天所看的《新闻报》,往往是先看“牛鼻子”再看新闻。可见当年受欢迎的程度和普及之广。被誉为是中国动画之父的万氏四兄弟,万籁鸣、万超尘、万古蟾、万涤寰联名写了评论文章《剖解牛鼻子》。他们十分推崇牛鼻子,认为“这一形象汇集了中国充分有趣的诙谐点,不去拾西洋滑稽的牙慧,在国际幽默漫画上创立自己一种特别的风格,高高地独飘起一面旗帜,扬起另外一种号声来。”在古今中外的艺术史上,四兄弟联名写一评论是相当的罕见的文化现象。

 

  

 

在抗战期间,黄尧先生以牛鼻子这一形象来清洗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之耻。在他的笔下,牛鼻子是抗战时期的英雄,是具有吃苦耐劳、勇于献身,是伟大的中华民族优良品质的化身。他所创作的一系列牛鼻子系列先后在许多出版社出版发行,对鼓舞抗战时期人民的士气,反抗日本侵略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作用。

1942年,黄尧来到了贵阳,他写道:承朋友的留邀,觉得寒凉中有些温暖。他一下子就爱上了这座保留着许多古幽风趣的贵阳。 

贵阳自然优美的环境,丰富的民族文化色彩,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在三个多月内,创作了一百多幅以牛鼻子为主角的漫画,表现了贵阳这一很有诗意城市的风土人情,百态万象。他在贵阳创作的《漫画贵阳》和《百寿图》由贵阳文通书局出版发行,为贵阳永远地留下了不可多得的自然景观,民俗风情,社会风貌的写照。 

黄尧先生在《漫画贵阳》序言中道出了他对贵阳的深厚感情:

“我觉得“贵阳”城很有诗意,尤其是四环净白的城墙,配合着卿卿卿驼马铃的声音,假使我要写描写贵州的剧本,不论制曲,谱歌,或舞蹈,这是再好不过富于诗景的背景和效果。”

黄尧先生在贵阳先后举办了3次画展,它们分别为《百寿图》,《战争中的中国人》和《漫画贵阳》。根据当年的报刊和回忆, 黄尧的画展在贵阳观者如潮, 获得了热烈的欢迎。1942年11月26日至29日,应《贵州日报》邀请,黄尧先生在贵阳富水路商友俱乐部免费举办《漫画贵阳》。并精选24幅由金马摄影社摄制成两套(各12幅)供爱好收藏。售画所得捐作市政府救济游民乞丐基金。

在这些相当精彩的作品中见到我们十分亲切的,我们久违了的 许多风俗人情,名胜特产,如“茅台酒”“烧腰柳”“黄磷引火片”、……他更为我们留下了“梳子似的蓄水塘叫月亮井”、“谁说天无三日晴”等这些贵阳奇妙的自然景色。

黄尧先生把贵阳漫画化,存心把漫画化的贵阳,介绍到四海之内,供海内人士们知晓贵州真相,鉴赏贵州品格,赞扬贵州文物,模仿贵州精神,发扬贵州风光,而引起同情者眷念讴歌。当我们读到他的这些作品和文字时,他对贵阳的深厚的感情和亲切的眷念,使我们感动不已,念念不忘。我们真诚的感谢这位艺术家,为我们的家乡保留了城市文化的记忆。

黄尧先生在贵阳期间与学者名流过从,交往甚密,他晚年发表在台湾《传记文学》上的一文章,亲切的回忆了当年他与贵州学者谢六逸,陈恒安等雅聚的情景,这也成了贵州文坛史上的一段佳话。

黄尧先生离开贵阳后,在解放前夕,辗转由越南、泰国曼谷抵达马来西亚,服务于教育业。最后定居于吉隆坡,退休后潜心书画和历史,致力于甲骨文和民俗学的研究。他投注了十年的心力,通过实地访问以及查阅大量的史料,完成了《马星华人志》一书。客居海外,他通过书画,著作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其爱国之心,力透纸背,动人心弦。

黄尧先生离开祖国后,于1987年病逝于吉隆坡,由于历史方面的原因,我们对他的作品就不象张乐平丁聪等与他同一年代的艺术家那样熟习和了解。然而,这种情况已经有了改变。近年来,我国开始对黄尧先生进行研究,山东画报出版社和贵州人民出版社,分别出版了他的作品。美国著名的亚太动漫研究专家约翰·兰特博士将黄尧先生列为抗战时期我国漫画群体中的主要一员来研究确立了黄尧先生在中国漫画史的地位。 更令我们钦佩的是黄尧在海外的后人,以己之力,成立了黄尧基会,致力于在海内外宣传和推广黄尧先生的作品。

时隔半个多世纪,渐行渐远的黄尧和他的作品又回到了他的祖国,回到了他作品的举办地贵阳。我们感道牛鼻子在中国漫画历上,具有历史和现实的意义,黄尧先生创作了一位有知识,有文化的,对世界满了好奇,具有爱国主义的可爱形象,它的艺术内涵值和文化意义得我们研究和发掘 。我们想这正是亚洲青年动漫大赛所开展的中很有意义的一件活动吧。

相关资料 : 

第四届亚洲青年动漫展

贵阳日报: 牛鼻子的远行与回归

国家动漫产业网: 黄尧漫画贵阳研讨会在贵阳市举行

人民网: 拂去历史的尘埃-寻找远去的漫画先驱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