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

选择一个时期: >> 各个时期> 1917年前> 漫画创作时期> 学术研究时期> 绘画创作时期> 1987至1998年> 黄尧基金的工作> 一十年代> 二十年代>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 九十年代> 2000至2009年> 2010至2019年

牛鼻子漫画> 抗日事迹> 其他漫画作品> 绘画作品> 画稿> 新闻报道,出版物,演讲,文章> 展览> 游历> 友人,资料实物> 捐赠和知识产权

绘画创作时期

< 1 2 3 4 5 6 7 8 9 10 >

1982

1982年2月7日:白描民谣

1982年2月7日:白描民谣

很多人以“离骚”为题作画写实中有抽象,抽像中有写实,的确精彩。我本来也想以“诗经”为题作画的,觉得以上古为背景,太古远了一些。偶尔有朋友送我一本“客属”会刊,翻一翻,裡面有不少“客家山歌”,唸了一唸,朗朗上口,颇有情趣,一时脑际浮起了画意。

更多

1982

1982年2月14日:愚公移山

1982年2月14日:愚公移山

我画过“愚公移山”图,已有好几次,有直幅的,有横幅的,因为“愚公”的家中有子有孙,人物中有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还有山的背景,移山的动作,很生动,掘土有掘土的美,开石有开石的身段,担坭有担坭的姿态各各不同,加以送粮,递送茶水,不胜其画的资料,也可加在旁看的闲人。

更多

1982

1982年2月21日:画东坡诗境

1982年2月21日:画东坡诗境

已是两年前的事,在集珍庄有一位从未谋面的先生,买了一幅画,画题为一首东坡的诗:“有道难行不如醉,有口难言不如睡,先生醉卧此石间,万古无人知此意。

更多

1982

1982年2月28日:图画文字

1982年2月28日:图画文字

文字,是言语的符号。起先的人,「哇哇学语」,婴孩与猿猴相同,只知张口发音,代表拼出一己的「欲望」。无论哀之极「哭」,喜之极「笑」,急之极「叫」,......其音其声,不外为「哇哇」,「呵呵」,「呀呀」等。因为,要记录音、义、形,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表情表现不出来,就产生了种种的「符号」,这些「符号」,就是最早的文字,不脱图画形式。

更多

1982

1982年5月16日:风雨归舟

1982年5月16日:风雨归舟

我有时作画闷了,会写些字,写字闷了,会绘些“图画文字”。再闷了,就写些文。我是不写诗,也不下棋的,因为太费脑筋。而作画时,也分有时写些“人物”,有时写些“山水”。总之兴之所至,心之所向,随着“自然”发展,不受拘束,不受牵制。

更多

1982

1982年5月23日:生活中的禅机

1982年5月23日:生活中的禅机

现在,东西方都喜欢谈“禅”,似乎“禅”是一门很时髦的学问。事实上,禅也是一门修心养性的工夫,只在乎你有没有与它有机缘,它能引你入开悟,进入一个“妙”(并非玄)的境地。禅,本来在佛学中称谓“定学”,佛陀在灵山的会上,拈“花”示众,迦叶口宜“微笑”,教外就别传了禅宗。所以“花”与“微笑”是心悟的印迹,显示“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似学禅是不须唸太多的经。

更多

1982

1982年6月13日:米颠拜石

1982年6月13日:米颠拜石

前两次,在「日课」与「点」文中,都有想到「米家法」,有人来问我有关「米家」的种种,一时不克一一答覆,日前在旧照片堆裡,捡到一帧「拜石」图片,正是画「米颠拜石」。不禁想到了「米颠」为何方神圣?又因何而「拜石」?又为何而被称为「颠」?

更多

1982

1982年6月27日:达摩面壁图

1982年6月27日:达摩面壁图

达摩的事迹,依照古籍所记:“初达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魏,随其所止,诲以禅教。”时间大约在公元四二0至四七八年。大家指他是“南天竺人”,依照洛阳伽蓝记:“西城沙门菩提达摩者,波斯国胡人也。”又在昙林序中有云:“西域南天竺国人,是大婆罗门国王第三子。”

更多

1982

1982年8月15日:水墨素描

1982年8月15日:水墨素描

记得前几期写过一些有关「白描」的事,「白描」似乎变成中国画的一种用线条画的专门名称,事实上,「白描」就是素描。「素描」又似乎变成西洋画作基本技法的训练功课。总之,「白描」即纯用「线」法来画出轮廓的一种技法,最古最高的白描为「游丝描」(以顾恺之为宗)。

更多

1982

1982年9月:牛鼻子漫画十讲

1982年9月:牛鼻子漫画十讲

出版者: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华民国七十一年九月初版。

更多

1982

1982年10月24日:水墨素描人物

1982年10月24日:水墨素描人物

上次写过一篇「水墨素描」,内文侧重于说写景(山水),引起了好几位朋友来问我:「可不可用『水墨素描法』来写人物。」我欣然回答:「当然可以。」因为上次文内一下子说不尽,所以没有说到人物、花鸟、草虫......以及「抽象」画等事。

更多

1983

1983年 虎侣图

1983年 虎侣图

更多

1983

人物画中的禅境人物

人物画中的禅境人物

简括而言,“书画同源”,写字作画,全出一功,笔之在手,不必紧执,不用固握,可以“悬”在掌中,“运”在指间,任“心”之跃,随“意”之动,笔端之“转” “柔” “勒” “畅”,墨韵之浓、淡、焦、润.....

更多

1983

1983年1月4日:年画

1983年1月4日:年画

一切的原理是相对的,有了好的一面,即也有了坏的一面。华人讲究“美德”,有一种潜性是“保守”,因此,科学与技艺方面,不免落了后。往往仅在“守”的方面打转,样样缺乏了“攻”,形成了今日,万事重视于“旧”,而忽略了“新”。

更多

1983

1983年1月30日:击壤歌

1983年1月30日:击壤歌

华人最早期,一般地说来都以“诗经”为民间的心声,其中不少为老百姓的呼声。诗经可分为三大类:一曰“风”,二曰“雅”,三曰“颂”。

更多

1983

1983年3月18日:一笔画

1983年3月18日:一笔画

最近,“集珍庄”有一个展览会,我去看过,这个画家的趣味,倒与我有些相同,可惜我未认识他。原因是他也喜欢作“文字画”,内中也有“一笔画”。经过姚拓兄介绍,因为,我是搭朋友叶日胜的车子同去,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匆匆的分手了。“文字画”,我已谈过好几次,觉得“一笔画”没有谈过,不妨谈谈。

更多

1983

1983年3月27日:文字画

1983年3月27日:文字画

最近在集珍庄有过一次「文字画」的展览。有一次,何维城先生在下午送照片给我,鼓励我作「文字画」。因为「文字画」必须有灵感,大家去坐定了谈天,忽然倾盆大雨,雨是天留客,先谈到「小鬚子」的我,我本是不留须的,因为前年大病一场,承他同姚拓兄来看我,我为了病的纪念,先留了大胡子,因下巴子的须,饮汤水不方便,剃了,所以,留了小鬍子,就灵感触到「鬚」字上,想起「鬚」字的构成。

更多

1983

1983年4月3日:再谈文字画

1983年4月3日:再谈文字画

文字作画,是一种非常富于兴趣的工作,人人可做,只要将甲骨文、锺鼎文弄通,再时时参考一些“象形文字”,自然会写非常特出,又非常美丽的图画。

更多

1983

1983年5月8日:自鸣

1983年5月8日:自鸣

记得去年,不知那一个期“艺术家”,曾有一篇文章,是写高龙生的,也有提到叶浅予与我,都是三十年代在江湖的老朋友,现已雁飞南北,大家失散久了,我也成了“南洋伯”连以前在上海相识的南洋老友郑汉光兄亦已作古,正是人事沧桑,不胜伤感,尽自成为白髮老人,言下大有“欲哭无泪”之感。因为“艺术家”上提到我不知在何处,承姚拓兄为我写过一篇文报导,又得张树炎,骆三民(槟城骆清泉先生三公子骆拓的弟弟)二友的催促,要我也为“艺术家”写些东西。

更多

1983

1983年6月5日:女娲

1983年6月5日:女娲

自从盘古开辟了天地,人类还没有,也不知盘古死了多久以后,地上出现了一个伟大的女性,定了一个名称大家都叫她谓「女娲」。在传说中,女娲的生形,是人形蛇身,如女性是蛇身,这未免太可惜。女性有女性的美,应把她画得美一些。

更多

<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