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

选择一个时期: >> 各个时期> 1917年前> 漫画创作时期> 学术研究时期> 绘画创作时期> 1987至1998年> 黄尧基金的工作> 一十年代> 二十年代>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 九十年代> 2000至2009年> 2010至2019年

牛鼻子漫画> 抗日事迹> 其他漫画作品> 绘画作品 > 书法作品> 人物画> 儿嬉图> 古典名著画(红楼梦/蟠桃会等)> 民俗画(二十四孝/戏笔/十二生肖/八仙/福禄寿/丰收图/祝福图/和合二仙/弥勒佛/刘海/面具/神话传说/守护神/团花/钟馗)> 宗教和哲意画(释迦牟尼/释/道/十八罗汉/观音/寒山/心经/庄子/禅)> 山水画> 异域风光图> 花草鱼鸟画(鸟/鸡/龙/鱼/花/莲花/自由画)> 文字画(书道画/文字图画)> 自由画> 漫画> 新闻报道> 演讲> 中国> 越南> 泰国> 新加坡> 马来西亚> 画稿> 新闻报道,出版物,演讲,文章> 展览> 游历> 友人,资料实物> 捐赠和知识产权

各个时期 > 绘画作品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980

清霓刻的黄尧印章

清霓刻的黄尧印章

清霓刻的黄尧印章, 年份不详

更多

1980

陈光师刻的黄尧印章

陈光师刻的黄尧印章

陈光师的金石书画师承林千石,金石书画三艺之中,金石篆刻是公认最好 的,在八十年代间,他刻的印章超过一千枚。无日期:"黄尧" 及 "出云书"。

更多

1980

黄尧印章 (年份和雕塑师不详 3)

黄尧印章 (年份和雕塑师不详 3)

年份和雕塑师不详

更多

1980

1980年2月19日:三友书画展(台北)

1980年2月19日:三友书画展(台北)

三友联展:王世昭、黄尧、陈乃超

更多

1981

关于花鸟画

关于花鸟画

大致的说起来,因为“花鸟”,写来洒脱,题材随手可拈,“技头小鸟变文章”,加以花的色彩鲜明,善用“惮南田”的没骨法画花,红白蓝黄,随心所欲,千变万化。尤以鸟禽静动独群,均饶情趣。

更多

1981

人物画中的民俗画

人物画中的民俗画

我们虽然有读到禅宗的书,也听过不少禅机的故事,无论北宗的“渐悟”也好,南宗的“顿悟”也好,禅不必分什么宗,只要得“悟”就好,人人在这烦恼纷扰无比的世界中。

更多

1981

黄尧的山水创作1 - 后赤壁赋

黄尧的山水创作1 - 后赤壁赋

而气韵充沛者为“写意画”,可以使你妙趣横溢,所以“书画同源”,习书法者可以大胆去画,日积月累,无有不成者。)如“心”中积有“不忘”的诗词文句,作为题材,即可作画题,并即以这些句“题”画,如此,画题也有了。

更多

1981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

更多

1981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媒体剪辑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媒体剪辑

各大媒体的相关报导。

更多

1981

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出云书

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出云书

问:我们在电视台的访问记录中听过黄先生说的「东方艺术简说(二)的书法」,说到「左书」与「反书」,那么,我们也知道你有一种绝技的书法是「倒书」,能从上面倒转挥毫直写到下面,而一点也看不出你是倒写的,大家都称它谓:「出云书」, 这是什么意思!

更多

1981

1981年3月11日:马来西亚华裔书画季展

1981年3月11日:马来西亚华裔书画季展

日期:3月11日至21日

更多

1981

1981年9月7日:黄尧书画展

1981年9月7日:黄尧书画展

日期:9月7日至10月8日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紫陽先生與壽星

《墨缘随笔》: 紫陽先生與壽星

記得前幾次刊過一篇“自描民謠”,因為有兩張“民謠”為垂愛者購去,今天承其中一位的朱自存兄寄來兩幀照片,一幅為民謠的“一樹柑子......”蒙他在信中示及其愛“潑墨點點”,容待另一次來寫關於“點”。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問禮老聃

《墨缘随笔》: 問禮老聃

在我的記憶中,“間禮老聃”圖已不止畫過一次了。“問禮”者為孔子,是在孔子出任魯國的大司寇之前。那時的魯國,文化水準很高,而社會的道德不免有很亂的現象。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習禮遊戲

《墨缘随笔》: 習禮遊戲

豆形有两種,一種豆的肚子很淺,沒布蓋子,也沒有耳子,好像一個盤子。另一種肚子圓圓的。它的下端有“校”(這是肚子的柄)亦有一個“鐙”,就是最下端的盤足。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陋室銘寄意深遠

《墨缘随笔》: 陋室銘寄意深遠

“古文觀止”中有一篇“陋室銘”,全文很短,不妨抄在下面:“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畫家的日課

《墨缘随笔》: 畫家的日課

有不少朋友舍下問我:“如何作日課?”是“寫生”呢?還是畫“素描”?還是從“梅、蘭、竹、菊”下手?我的問答:“都不是。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釋水墨畫的點

《墨缘随笔》: 釋水墨畫的點

前些時候,寫過一篇“白描民謠”,因有兩幅不同的“客家山歌”圖受垂愛者購去,蒙朱自存兄寄下另一幅,山歌為:“一樹柑子摘九蘿,自從唔曾桔柬多,倒撤柑樹種燈草,有哩心肝激就么。”承朱兄函示:“我愛燈草之潑墨點點,又愛山歌辭句。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兒嬉圖

《墨缘随笔》: 兒嬉圖

我有兩方閑章,一方是“仁者之壽”,另一方是“赤子之心”,前者是蓋在畫“壽星”圖上用,後者是蓋在以小孩為題材的“兒嬉圖”上的,這次只談談畫“兒嬉”圖吧。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仕女畫

《墨缘随笔》: 仕女畫

我這一生,不論在國內國外,大多時光在戰爭中渡過,我已厭惡戰爭,想不到八年抗戰後,即南渡來南洋,到越南又遇上法越戰爭,好得住處世界大戰中的“防空洞”尚未拆掉,全家人躲過了日本的炸彈,到越南戰爭時,又得躲過法國人的砲彈。

更多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