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

选择一个时期: >> 各个时期> 1917年前> 漫画创作时期> 学术研究时期> 绘画创作时期> 1987至1998年> 黄尧基金的工作> 一十年代> 二十年代>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 九十年代> 2000至2009年> 2010至2019年

牛鼻子漫画> 抗日事迹> 其他漫画作品> 绘画作品> 画稿> 新闻报道,出版物,演讲,文章> 展览> 游历> 友人,资料实物> 捐赠和知识产权

学术研究时期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982

《墨缘随笔》: 夏雲因風變化无常勢

《墨缘随笔》: 夏雲因風變化无常勢

東方的藝術,繪畫一門,是“書畫同源”的,已為定論。原因文字的根源,本為圖畫,始出于“象形”,後又衍成“示義”,“示音”,終于到編康熙字典時,一面固然生活日趨瑣雜,一面也是舞文弄墨者所致,造成字數實在太多,筆劃太繁,不免使人“望字生厭”之感,遂促成今日有“簡字”之舉。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草書与寫生

《墨缘随笔》: 草書与寫生

有人問我:“你到南洋這麼久了,那麼用“書法”可不可畫南洋的景色?”我不加思索:“可以,當然可以,你只要會拿筷子,就會拿毛筆。會拿毛筆,就會“寫”,就可寫畫大自然的一切,何止南洋?”華人的用筷子,是一種“文化”,它能使手指,作各種機動的操作,因此,華人的手指,非常靈活。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書仙

《墨缘随笔》: 書仙

我為“天工閣”畫了一套“蟠桃大會”,差不多有五十幅之多,記得內中有一幅為“書仙”寫的是三個人,第一位是“王羲之”,第二位是“懷素”,第三位是“顏真卿”;第一位是名士,第二位是和尚,第三位是忠臣。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佛語對聯

《墨缘随笔》: 佛語對聯

那時,我過怡保,朋友要我寫些畫些,總是叨擾他的府上,還要借用他的好筆好墨,好紙好顏色,這還不算,還要煩勞他的公子,牽紙磨墨,現在,他的公子,都已長大,這一幕恍然在目,情景依然,但我們老友,已彼此都不免有“華發已白”之嘆之。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布袋和尚

《墨缘随笔》: 布袋和尚

平時,我的畫在畫廊中賣出最多的,大多是會有“吉利”性質的。所以,知道民間的心理,懸掛書畫可分几種,一種是欣賞藝術,一種是為了裝飾美術,一種是求大家看了高興高興,歡喜歡喜,一種是為了鎮宅辟邪,一種是為了應合時節,增加氣氛,一種是與光耀門楣有關。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八仙圖

《墨缘随笔》: 八仙圖

我的喜歡畫“八仙”,因為“八仙”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貴有卑……畫起來,筆下變化多,趣味不單調,加以用故事來集中,能將多個仙人的神情凝聚,而各有各的“事”,遂生各人不同的動作。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天和地合

《墨缘随笔》: 天和地合

平時,我畫得最多的是“壽星”,其次該算“八仙”和“和合”了。為什麼呢?喜歡收畫的大多可分:(一)為了欣賞藝術(二)為了裝飾室内,(三) 找“吉利”,(四)應“時節”……種種的選擇不同,或大或小,有横有直,各合需要。“壽星”明顯送給人家“祝壽”的。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觀音菩薩

《墨缘随笔》: 觀音菩薩

不過,必須讀到自己心中喜歡的畫,靜心去臨摹,方可入“心靜”的境地。所以說,臨摹雖為“日課”,尤是純線條的“白描”一定要內心不能有一絲兒“雜念的亂”,因此,在作畫時,必須謝絕一般事務,在臨摹稿本時,可以加入自己的風格,不會落入刻板與枯燥。東方的“臨摹”與西方的“寫生人體”不同者在此,而臨摹的味道深長亦即在此。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王母娘娘

《墨缘随笔》: 王母娘娘

我平時畫得最多的是“壽星”,因此,就引出了一些有趣的事:“為什麼不畫些壽星婆呢?”“有了壽星公,也一定要個壽星婆,沒有麼,加一個上去!”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龍女牧羊

《墨缘随笔》: 龍女牧羊

我有時也會作些“圖案”形式的畫調劑調劑書畫生活的單調,因為“圖案畫”是需要經過安排的,不像山水畫靈感一到,出筆一揮即可,它是須要設計的。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財神到

《墨缘随笔》: 財神到

華人最大的節日是過新年。本來,人活在世上,是為了快樂,任何的人為制度之下,都脫不了三餐一宿。事實上,一個人除了三餐一宿與活命有關之外,其他的種種都是“無所謂”。而人的慾望與虛偽充滿了人的行為。老子慨乎言之地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福祿壽

《墨缘随笔》: 福祿壽

一年容易又新春,華人什麼都講好彩頭,當然包括在“福祿壽”三要點的里面,因此,到處可見福祿壽的形象,有的寫字在大紅紙上,寫成直幅的、橫幅的、圓型的,甚至方型的歪了角成了菱型的,寫了來貼在門上牆上,無非是抬頭見“喜”。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鯉与利

《墨缘随笔》: 鯉与利

華人文化悠久,喜歡聽吉利話,譬如“利”字,不好意思挂在口上。因為“利”與“義”不能並提,這是受了儒家思想造成的一種習性,而日本人看穿了這一點,他肯“不恥”于實“利”,一面以華人的文化之“寶”,一面以西方“科技”為“實”,又大向東西兩方賺錢,它能從“戰敗國”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黃公度与客家民歌

《墨缘随笔》: 黃公度与客家民歌

記得好幾期前,寫過一篇“白描民謠”與“客家民謠”,在文中亦說過,三十年前,我在香港,接家鄉中的來信,要我到潮州去找一族高祖留下來的家人,所以到過客家府。是走陸路,經揭陽湯坑,興寧,而入梅縣。曾在丙村的酒樓吃過飯,丙村的橋大有水滸中寫來的實況。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五行圖

《墨缘随笔》: 五行圖

東方有一種含義玄妙的說法,名曰“五行”。言來甚簡,其義實繁,請大家耐心讀一下下文,從外形述起,再說及內涵,自會了然。其原出于書經的“洪范”,依照“洪范”的注釋:“行者,言順天行氣也。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孫子兵法

《墨缘随笔》: 孫子兵法

孫子兵法是人人都知曉的一本講“武道”的書,可是它的哲理不為差過講“文”的經。孫子的成就,與孔子孟子可說各有千秋,孫子是齊人,以兵法見於吳王闔閭。闔閭說“你的十三篇我都完全看過了,可以演習嗎?”孫子說:“常然可以”,闔閭:“可以用女子來試嗎?”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太極一家

《墨缘随笔》: 太極一家

這些年來,日本的確很努力,能從戰敗國,上下全力工作經營,一躍而為富而步入強的國家,實非僥倖所致之事,不過,它能攝取華夏有唐以來的各門藝術如書道、花道、茶道、拳道(柔道)......而一心想據為己有,未免有些私心,反變了不夠君子風度。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舞獅

《墨缘随笔》: 舞獅

依華人的習俗,一切事都講“吉利”。老子到底是大哲學家,說到透澈,他說過:“大家都在講“美”,一定有“不美”的在了,因為有了“不美”,才能顥出“美”來。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舞龍

《墨缘随笔》: 舞龍

舞獅已經談過,事實上,華人的「舞龍」是有更多的人合舞的藝術,與水上的劃賽龍舟,如出一轍。陸上屬燈,水上屬舟,而用「獅」用「龍」,不過是一種形式。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牛鼻子》 漫畫

《墨缘随笔》: 《牛鼻子》 漫畫

臺灣“傳記文學”主編劉紹唐先生三十年代已為黃堯先生所作“牛鼻子”漫畫讀者,函索畫作,黃氏即畫“牛鼻子遊(馬)來”以贈,題云:“余停畫牛鼻子已將卅年矣,今得紹唐兄一再函囑,億寫(馬)來一景寄奉正念,病後重新畫來,如見故友,北望人事滄桑,祗原故人無恙,的大歡喜,是所盼禱。”

更多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