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

选择一个时期: >> 各个时期> 1917年前> 漫画创作时期> 学术研究时期> 绘画创作时期> 1987至1998年> 黄尧基金的工作> 一十年代> 二十年代>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 九十年代> 2000至2009年> 2010至2019年

牛鼻子漫画> 抗日事迹> 其他漫画作品> 绘画作品 > 书法作品> 人物画> 儿嬉图> 古典名著画(红楼梦/蟠桃会等)> 民俗画(二十四孝/戏笔/十二生肖/八仙/福禄寿/丰收图/祝福图/和合二仙/弥勒佛/刘海/面具/神话传说/守护神/团花/钟馗)> 宗教和哲意画(释迦牟尼/释/道/十八罗汉/观音/寒山/心经/庄子/禅)> 山水画> 异域风光图> 花草鱼鸟画(鸟/鸡/龙/鱼/花/莲花/自由画)> 文字画(书道画/文字图画)> 自由画> 漫画> 新闻报道> 演讲> 中国> 越南> 泰国> 新加坡> 马来西亚> 画稿> 新闻报道,出版物,演讲,文章> 展览> 游历> 友人,资料实物> 捐赠和知识产权

各个时期 > 绘画作品 > 新闻报道

< 1 2 3 4 >

1947

1947年3月10日 云南日报:黄尧漫画展览今日最后一日

1947年3月10日 云南日报:黄尧漫画展览今日最后一日

黄尧漫画展览今日最后一日。

更多

1956

1956年6月12日:漫画马来本月底展览

1956年6月12日:漫画马来本月底展览

漫画家黄尧,上月自应本坡中国学会之邀,来星游历,已完成五彩巨幅抒情画「漫画马来」一部

更多

1981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媒体剪辑

1981年1月17日:民俗年画展——媒体剪辑

各大媒体的相关报导。

更多

1981

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出云书

1981年2月8日南洋商报(新加坡):出云书

问:我们在电视台的访问记录中听过黄先生说的「东方艺术简说(二)的书法」,说到「左书」与「反书」,那么,我们也知道你有一种绝技的书法是「倒书」,能从上面倒转挥毫直写到下面,而一点也看不出你是倒写的,大家都称它谓:「出云书」, 这是什么意思!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紫陽先生與壽星

《墨缘随笔》: 紫陽先生與壽星

記得前幾次刊過一篇“自描民謠”,因為有兩張“民謠”為垂愛者購去,今天承其中一位的朱自存兄寄來兩幀照片,一幅為民謠的“一樹柑子......”蒙他在信中示及其愛“潑墨點點”,容待另一次來寫關於“點”。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問禮老聃

《墨缘随笔》: 問禮老聃

在我的記憶中,“間禮老聃”圖已不止畫過一次了。“問禮”者為孔子,是在孔子出任魯國的大司寇之前。那時的魯國,文化水準很高,而社會的道德不免有很亂的現象。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習禮遊戲

《墨缘随笔》: 習禮遊戲

豆形有两種,一種豆的肚子很淺,沒布蓋子,也沒有耳子,好像一個盤子。另一種肚子圓圓的。它的下端有“校”(這是肚子的柄)亦有一個“鐙”,就是最下端的盤足。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陋室銘寄意深遠

《墨缘随笔》: 陋室銘寄意深遠

“古文觀止”中有一篇“陋室銘”,全文很短,不妨抄在下面:“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畫家的日課

《墨缘随笔》: 畫家的日課

有不少朋友舍下問我:“如何作日課?”是“寫生”呢?還是畫“素描”?還是從“梅、蘭、竹、菊”下手?我的問答:“都不是。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釋水墨畫的點

《墨缘随笔》: 釋水墨畫的點

前些時候,寫過一篇“白描民謠”,因有兩幅不同的“客家山歌”圖受垂愛者購去,蒙朱自存兄寄下另一幅,山歌為:“一樹柑子摘九蘿,自從唔曾桔柬多,倒撤柑樹種燈草,有哩心肝激就么。”承朱兄函示:“我愛燈草之潑墨點點,又愛山歌辭句。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兒嬉圖

《墨缘随笔》: 兒嬉圖

我有兩方閑章,一方是“仁者之壽”,另一方是“赤子之心”,前者是蓋在畫“壽星”圖上用,後者是蓋在以小孩為題材的“兒嬉圖”上的,這次只談談畫“兒嬉”圖吧。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仕女畫

《墨缘随笔》: 仕女畫

我這一生,不論在國內國外,大多時光在戰爭中渡過,我已厭惡戰爭,想不到八年抗戰後,即南渡來南洋,到越南又遇上法越戰爭,好得住處世界大戰中的“防空洞”尚未拆掉,全家人躲過了日本的炸彈,到越南戰爭時,又得躲過法國人的砲彈。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花鳥畫

《墨缘随笔》: 花鳥畫

東方繪畫中,大體山水,人物,花鳥,草蟲四門,發展到現在還有“抽象”的種種,一切與世界潮流,打成一片。人類已不分東西,藝術根本求真善美,亦不用論什麼古今與新舊,世事多變,只有以藝術是不朽的,君不見,唐明皇,楊貴妃,高力士。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蓮花

《墨缘随笔》: 蓮花

在幼年時,家父教過篇“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蓮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潑墨与指畫

《墨缘随笔》: 潑墨与指畫

東方的繪畫,衍至今日,最時髦的有“潑墨”,這個風格,活躍盛行。“潑墨”又進而為“潑彩”,形成很多人都你也“潑”我也“潑”。而“潑”到底是什麼回事。這是繪畫技術中的一種表現方法,與用扁筆“渲染”,衍成橫刷直掃一樣的。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藝術之道求其放心而已,悟未?

《墨缘随笔》: 藝術之道求其放心而已,悟未?

在我的“日課”中,已約略講過,我是從“山水”著手的,但很多朋友們看到的,大多數是我的“人物”畫,不免有些人來問我關于畫“人物”的路數,我一時答不勝答。無意中,想起:人各有“志”這句話,“志”為土者之心,一切須先問“心”,心在“悟”,所以,悟為主。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三畫仙

《墨缘随笔》: 三畫仙

我為“天工閣”畫了幾幅畫,總題曰“蟠桃大會”,其中有一幅是“畫仙”,畫中有三個人,一為“吳道子”,二為“顧虎頭”,三為「貫休」。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徐渭的水墨畫

《墨缘随笔》: 徐渭的水墨畫

大家以為純水墨不容易畫,看得見的東西,這且是個運用“墨”和“水”的技巧問題,我想借一張三十年前,在暹羅畫的“賣(椰)者”來說。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八大山人与簡筆畫

《墨缘随笔》: 八大山人与簡筆畫

最近有很多愛好畫的朋友來問我:(一)“我是讀英文書的,沒有拿過毛筆,如何能畫水墨畫?”(二)“沒有老師,是否也可以學到水墨畫?”(三)“水墨畫到底要畫得像?還是不像?”(我覺得答得上來,也答不上來。這是什麼話。是否也是“禪”?並非,是實話。

更多

1982

《墨缘随笔》: 王安石因畫被貶

《墨缘随笔》: 王安石因畫被貶

一直來談的畫,都是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吉吉利利的,這次,不妨也來談談有苦味兒的畫,先說一些舊的繪畫雖是表現一些現象而已,新的繪畫,大多是表現一些“心曲”。

更多

<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