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苹果日报

上一页


周日风景:追忆一代抗日漫画家黄尧

「爷爷,人家逃难时连车票也买不到,人人都狂抓牢门顶,你岂能如此霸道,携着二十个皮箧佔着位置呢?」小时候,黄丹蓉对爷爷黄尧的说话和事情总是不明所以,「祖母经常拿祖父坐牢的事来说笑。」丹蓉忆述。一个书画家竟然犯错要坐牢,笑点在哪?丹蓉带着满腹疑团成长,直至一九八八年祖母去世,一家人回到两老家,翻开并点算爷爷的画作﹐才知爷爷是一位政治漫画家的代表人物,其笔下的「牛鼻子」漫画人物,不只是爷爷的自画像,更是抗日期间,那些为国捐躯的民间英雄。

记者:陈芷慧
摄影:林栢钧、杨锦文

「原来那二十个皮箧里装的是少年们绘画的牛鼻子,送赠每个路经的城市,藉其宣扬抗日讯息。又原来他被补,是因为一幅在西安事变前讲述国共联手抗日的漫画。」点算一幅又一幅的画作,七十后的黄丹蓉决定放弃高薪厚职,四出寻访爷爷的好友和遗作,以有限的中文研读爷爷的诗画,两爷孙重新开启对话。爷爷黄尧那时已在马来西亚隐居,他笔下的都只是东南亚的山水,偶尔还会看到他在书写陶渊明的诗。丹蓉当然见过牛鼻子,圆脸、圆鼻、圆耳朵,一眼便认出是爷爷的自画像,「漫画里经常出现的顽皮男孩,就是我爸爸。」丹蓉说。然而,丹蓉比爸爸对牛鼻子和爷爷的往事更感兴趣,总是气恼父亲不清楚爷爷的事。每天爷爷就画好一大堆牛鼻子让丹蓉填色。总言之,每个下午爷爷便会在床上读着《唐诗三百首》,她会小睡片刻,醒来的时候,爷爷都在书房里挥笔画画,「我以为天下间的爷爷都是画画为生。」


西安事变 身陷囹圄

「我们看到的牛鼻子,经已是一位胖大叔,就连嫲嫲也没看过三十至四十年代的牛鼻子。」黄丹蓉说,「原本我们家对爷爷离开内地前的经历了解不多。直至一九九九年,发现了他于一九三四至三七年间在上海出版的八册漫画书,才惊讶原来早期作品中的牛鼻子还是一个小伙子。」当下,弥补了他们对黄尧早期经历的空白。一九三三年,十六岁的黄尧在上海最大报社之一的《上海新闻报》从事专栏和时评的编辑工作,一年后开始创作漫画。牛鼻子无论外形、为人处世的态度、还有幽默感,都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希望能打破列强口中「东亚病夫」的形象,如牛鼻子在《假使集》中变成孙悟空,就表现出中国人勇敢的一面。就这样,牛鼻子成为一位不断在报章上揭露日寇侵略罪行的人民英雄。一九三七年四月,黄尧号召少年儿童创作大家心目中的牛鼻子,分享他们的梦想。不出三个月,他便收到了二千多件作品,并创办《牛头漫画》杂志,专门刊登他们的牛鼻子作品,「原来牛鼻子设计简单是有这样的考虑。爷爷很疼爱小朋友,他希望战乱中的青年不要失去梦想。」黄丹蓉说,「他跟从国民党多年,经常鼓励青年人加入军队抗日。」

牛鼻子是一位仗义执言的勇敢绅士,「在我眼中,爷爷是一位敢作敢言的人。」黄丹蓉说。传言中黄尧是因为政治迫害而逃离上海,「事实上,爷爷却在上海沦陷当天才忍痛逃难。」在军阀割据年代,当一位政治漫画家注定会惹上麻烦,爷爷几次坐牢的经验,后来都成为黄家茶馀饭后的笑话。其中一件事是黄丹蓉翻查资料后才知道:「他画过一幅漫画,讲述国共两党应该合作抗日,不久发生西安事变,国民党内讧,蒋介石被党内扣押与共产党联同抗日。结果,爷爷被捕问话:『你是否预早知道蒋介石会被扣押的事?』」丹蓉祖母的父亲同样是一位军人,以前害怕写信给父亲,说自己嫁了一位画家,当然,她知道自己嫁了一位英雄。

黄尧曾在文中忆述:「贵阳农场中躲警报,又仓皇北走泸洲避难,所以厌倦战争生活,遂生桴浮海之心,远渡南洋,一直在海外,四十年而迄今仍茫茫不知所知?」因上海贪腐猖獗,黄家转往河内。可惜战争爆发,着作都没有了,一家人再次逃亡。


马拉避世 自比陶渊明

辗转间黄尧一家于一九四七年来香港,出版《矛盾集》、《香港牛鼻子》,反映殖民地贫富悬殊的矛盾,多关注香港社会问题。然后,一九五一年,南北韩冷战时期,黄尧厌倦战争,离开香港,在泰国居住五年,又再定居于马来西亚,「八一年及八三年他两次中风,笔触不再稳健,画不了人像,画山水画较好。」意思是他晚年不关心政治吗?「怎会?文革时期虽然对爷爷没有影响,但他每天都心急如焚,担心内地好友。」她指着黄尧一幅文字画解说,爷爷多以陶渊明、王安石等因为在政坛鬱鬱不得志而归隐田园的诗作聊以自况,既心繫家国,又嚮往太平的生活,「可惜中国八十年代才开放,那时他经已不能再舟车劳顿回国,是他一生的遗憾。」

黄尧一九八七年去世,丹蓉当时只十七岁。爷爷当然捨不得将战火的残酷,影响丹蓉的天真烂漫。他把一切情怀藏在字画里,却被孙儿翻倒出来。幸好丹蓉母亲是一位数学家,轻易地将其点算分类。弟弟天生色盲,对艺术亦不感兴趣,寻找爷爷之谜就是丹蓉的责任,开始十多年来的长征:「我又找曾替他出版漫画的山东画报,找到他早期画作;寻遍他踏足过的地方,才知他四海之内皆兄弟,原来赵少昂是他的邻居,他们告诉我爷爷是一位侠义的人。」基金会成员每到一个地方,多会到图书馆翻查黄尧资料,从不同学术方向研究。丹蓉还跟我说:「我们还未研究祖父与四人帮等的关係,也许是将来研究方向。」对她来说,回忆,不是澹澹的痛,而像浪花,因为小时候在爷爷身旁磨墨的吱吱声、那墨水的香气随时又会飘出来。

资料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报章:

 
3月26日,香港《文汇报》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