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6月25日:蕉风16期里的一篇文章

上一页


牛鼻子写真记
兴周

近代漫画已演变成一种攻心的秘密武器,发挥了无比的威力。一个自认为唯我独尊的大独裁者,在漫画家的透视之下,只须淡淡几笔讽刺,就会使他的尊严变成笑料。倒不如漫画家眼中的和平鸽,自由自在的翱翔天空,引起了人们顿起真善美的意境。

我国的漫画较为落后,有天分的漫画家,不能靠漫画生活,常因顾及生活而影响创作情绪,往往自生自灭。其中差强人意的是,有几位不畏风霜侵袭,不计较饭碗得失的艺术家,依然屹立不动,替漫画的领域创造了锦绣前程,牛鼻子的主人翁黄尧要算是其中之一。

抗战时期他在重庆、昆明、长沙等地。牛鼻子的教育漫画,确实成了家喻户晓的宝贝。他富有一片婆心,总希望前方冲锋陷阵的将士,能看看他的漫画,而松弛一下紧张的情绪--把敌人看成是大地上的草芥,把刽子手的大刀看成是划船的木桨。他甚至要村姑与老妪,都有画漫画的技巧。他说:「你现在就开始画!」反正中国任何目不识丁的文盲,在鄙弃指印或盖章的麻烦下,都能画一个圆圈来代替,能画圆圈的人,就能替牛鼻子画相。你看最大一个圆圈是脸,其他五个小圆圈代表眼耳口鼻,这就是一张别出心裁的杰作。

一个艺术家因他特殊的人生观,颇有与世无争的宗教家的精神。但他却不甘寂寞,他这次到马来亚观光,在短期内,要忙着访问各界有关人士,虚心求教;并到许多华校及电台,推广漫画教育;同时,要细心体验当地的风俗习尚,以及山川风景文物的重点,接着就不分昼夜速写他内心激发的灵感。我曾欣赏过他创作的五十幅马来风情画,的确深入浅出,所见都是新奇的形象。多谢西风,为我们吹来了牛鼻子,为我们刻画出马来亚的真善美,让我们对「海外乐土」有更深一层的了解。牛鼻子漫画中的胡姬,芭蕉、椰树、榴莲,和「娘惹」莎笼,把马来的情调,活泼泼地表露出。谁看了那一幅幅装置好的彩色漫画,不要大跳浪迎舞呢!

然而,有些朋友在闲谈中,总希望牛鼻子拿出内在的工夫来,替「猛德革」的志士们,分发一点清凉剂。可惜马六甲的十多万群众大聚会,牛鼻子不能身历其境,不然,在大雨淋漓下的五光十色,必兴起了俯拾即是的灵机。此外,在此时此地的华人社会,拜金的人,和有钱有势的人,没有学问的「专家」,轻视知识份子的土财主,戴假面具的伪君子,没有立场的投机主意者,…………全都是漫画材料。

在高度文化水准的国家,他们的政要的功过是非,被冷嘲热讽一番;相貌不平凡的伟人,被画成古怪的动物。那些有权有势涵养的显要,只能引起反省的幽默感,决不会把漫画作者交付有司去惩罚,这是言论自由的好风范。

黄尧先生的漫画,似乎近於风土的描写,但他的「教子记」,就有大人吃小孩子亏的情趣。如何教你的孩子?看了「教子记」会令你啼笑皆非。归根结底,父子线是骨肉,小孩子喜爱爸爸而亲近爸爸,确实为了爸爸有点孩子气。如果说旧礼教的父子关系,乃维持「父在堂,子不能言」的严肃家教,那末,「正襟危坐」或「正颜历色」的爸爸,简直成了一只老虎。

初次,星洲华侨托儿所的负责人华医生陪着牛鼻子来我家闲谈,我家的小妹妹就对他起了好感,认他是一头可敬的耕牛,后来听了他的故事,又觉得他不是牛,而是可爱的黄伯伯。

正为此,使我联想到今日漫画教育的重要,看图识字,确是助长文字普及,许多小孩子躲着看有毒素的公仔书,实因我们缺少比公仔书更富启发性的读物,能辅助教材的缺点。这就是我写这篇短文的动机,真是希望黄尧先生肩负这种大任,广为收集资料,让牛鼻子能成为成千成万小朋友们的真实保姆。

图像来源:黄尧基金会档案库


链接:新加坡国立大学东南亚华人历史文献网

注:蕉风
,1955年由蕉风出版社,于新加坡创刊。初期以小型半月刊姿态出现,后相继改为月刊、双月刊、半年刊。1958年11月号第73期起改为月刊。1959年1月号第75期起,从原有的星洲承印公司‘协和印刷铸字有限公司’,改由吉隆坡的‘马来亚出版印务公司’承印。1959年4月号第78期起,由吉隆坡的蕉风出版社继续出版。第434至488期 (1990-1999年)为双月刊。由第489期 (复刊特大号,2002年 12月出版)起改为半年刊,由南方学院马华文学馆出版。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