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11月26日:贵阳风光黄尧撰


载于1942年11月26日《贵州日报》


黄尧

一向过着流亡生活的我,偶然地来到了还保存着许多古幽风趣的“贵州”,承朋友们的留邀,觉得寒凉中有些温暖。我先憩居在一个靠城墙边有一石榴树畔的小屋内,树上满憩着肥壮又天真的小麻雀,时或一伙风地从树梢上飞出,飞了去,时或又一伙风地飞回树来。总是从我的头上掠过。或从我的面前掠来,我迁憩在一个面对葱郁的黔灵山的小楼上,可以看到“云无心兮出岫”,又可以看到“鸟倦飞而知还”,又平眼看去时或看到柏子树梢上站着一头鹰,时或会向着我“嘤”地叫一声扬着大翅膀飞了去,不禁振起我精神,想到了一句“劲鹰不立垂枝”的话。
  

我觉得“贵阳”城很有诗意,尤其是四环净白的城墙,配合着啷啷啷驼马铃儿的声音,假使我要写描写贵州的剧本,不论制曲、谱歌,或舞蹈,这是再好不过富于诗景的背景和效果。
  

后来又偶然地游了从前王阳明先生流徙到的龙场驿,访了阳明先生的许多古迹并读了一篇极感动人阳明先生手书的“客座私祝”,文内最后说他将有“两广之行”,想到自己亦不过在这里作个经过,还得向各处流旅去,想到龙场是贵州文化的启源地,随意地把贵阳的风光拈些来记下,无意地编起来,成了一首诗的格式,又随意地朗诵了一遍,就随意题了它为“贵阳的朗诵”,其实不像诗,而实在觉得贵阳倒是太富于诗意了。
  

后来,觉得贵州的艺术空气应该要使它焕扬,在朋友们的促嘱下,把它一句译成了一幅画,随意地就名它叫“漫画贵阳”吧。觉得里面有很多是写贵州风俗特点,似乎是写贵州的风光了,所以也可以叫它“贵州风光”。
  

艰苦地抗争中,在油盏下面整理完了稿本,并且在诚挚地希望贵州能有一个好好的“艺术馆”之下印行出版,进一步希望对尚未接受新文明的种族,能用艺术的教育方法灌溉去,一定会收到宏大的效果,有无穷的有益于我们伟大的整个的中华民族,其中一定会发掘出无穷尽的富源与力量,算是本书出版的一点苦心,也是为创造成“富源的贵州”的整个冲锋号中,作者来作个小小的“号兵”。

摘自贵阳档案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