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2月27日:记画家黄尧 随波撰

上一页


信手拈来:记画家黄尧
随波(台湾)

报刊广告上见到二友书画展,其中一友马来西亚黄尧,这位画家在此间相当陌生,却是我四十余生前沪上老友之一。在抗战以前的上海漫画界中,用黄小丑笔名“牛鼻子”,以简单轻松笔条对人生作有力的讽刺,独创一家,与丰子恺、叶浅予、张乐平的“三毛”等齐名,作品散见各报刊。

我们是出科小弟兄,从投稿以文会友,那时他还未从画哩!后来集各报投稿同文组织上海“文艺之友”社,他也是中坚份子之一,现在此间的社友有周老夫、周鸡农、吴承达和我四人。记得一次郊游到昆山,在一处庙里随喜休息,和尚拿出一本缘簿化为时他大笔一挥,写下“无量寿佛写天心”七字,一毛不拔,使老和尚啼笑皆非,其诙谐于此可见,小丑之名于是获得同文们一致赞赏。未久,他继吴承达主编新闻报“艺海”栏之后,也进新闻报编辑部工作。编余致力於漫画,艺事从此开始,一鸣惊人,得之於天赋之外,还得归功于勤学,绝非浪得倖致。

抗战期中,他追随政府辗转大后方,从此一别至今四十余年失去联络,仅如他在马来西亚为耶稣传道这次见到画展广告,亟亟前去观赏,所以慰云树之思。才知他的画风由漫画趋向於正宗国画,十二幅人物中显示其造诣深厚,笔力古雅而创新意,难怪故名诗人易军左先生有“黄子之画如美瑜,喜写人生所必需,哀怨如闻金鹧鸪”和“他善用细线条描写人物之娟美,又尝用泼墨以表现山水的壮丽。他的国画根底人物师周文矩,山水师大小米,而在创作时多变古人法度,创奇出新,令人看了有一种清新之感”的推重了。

见画如面对老友,更庆老友在艺事成就辉煌。该是新年期中的一大欣慰。

注:根据本基金会的资料显示,黄尧的耶教布道生涯是在泰国而非文中提及的马来西亚。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