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8月12日:牛鼻子的画及其人——王世昭

上一页

1956年8月12日丙申年七夕七巧节

以上剪报黄尧基金会珍藏

 

剪报分割图之一

[牛鼻子]的画及其人

[牛鼻子]之名以漫画著,其实,作者并非[牛鼻子]。

二十年前,上海有新闻报,以牛鼻子为题材,画出世间百象,执笔者为浙江嘉善人,黄其性,尧其名,家唐则别字也。

此公面面略黑,恍如新年之年糕。时御宽阔之玳瑁边眼镜,神气十足,身段不高,但也不矮,胡子老长不出,走路慢腾腾地,不着长衣,而御西装革履者也。

好久以前,就读到他的漫画,认为他的工力很高,画面的背后而又笑中有泪,是一位有思想的漫画家。

不久以前,又读到他的越南女人风情画,笔触空灵,而带感情,真把越南女人勾出灵魂来。

有个朋友介绍我和他见面,印象不大好,何以故?他的画和他的样子,完全不一致,所以只草草寒喧数语而已。

前年秋间,他由曼谷到香港,以友人曾后希的介绍,来看我。说话坦白而恳挚,虽然不多,却很有力。于是,我看上了[牛鼻子]。

自此之后,时得盘桓。他搬出许多画给我看,从许多画中,我认识了[牛鼻子]。

原来他不特能作漫画。而且写中国画极有工力。线条遒劲,最低限度也是由陈老连脱胎换骨而来。点是米家父子的,全面胎息於古人,而面面目则完全现代化。西洋画理他也有精深的研究,所以能够挥洒自如,不愧现代画坛中一位杰出的画家。

今年七月,他寄一幅[割椰贶友图]给我看,属马来风光,妙到不可名状,因此,我为之题云:[有客来远方,贶之以椰浆;物微安足道,漫夸胜鲈鲂。]

最近,由他的太太郑凯令女士那里又给我一幅画,题材是寿星偷桃,一童子,一老子,童肩大蟠桃,回首反顾,於欢喜中带力不能胜之感;而老人则伛偻龙钟, 眉花眼笑,思助小童一臂之力,如若不及,真佳作也。此作题材虽旧,而表情新颖,出古人而不为古人所囿, 为之欢喜无量,又为之踢云:[喜地又欢天,快乐过神仙; 偷得大蟠桃,耽心闪了腰。]

其实,他的画题,比我的诗好过千百倍,因为他的画中本来有诗,我的诗只算得画蛇添足而已。

另外还有一张山水,也是马来风光,可以看出南洋群岛爽朗的天气,真美!

铁髯记於大帽峰之下竹居



以上剪报出自于哪一份刊物与确切日期还有待考证。文章的作者是王世昭,标题为“牛鼻子的画及其人”。文中提到“今年七月,他(黄尧)寄一幅《割椰贶友图》给我看,属马来风光,妙到不可名状,因此,我为之题云:有客来远方,贶之以椰浆;物微安足道,漫夸胜鲈鲂。”

这一份剪报图文并茂,并附有文中所说的《割椰贶友图》插图。画中除了以上王老的亲笔题诗,落款还书上“丙申七夕家唐(黄尧)兄从星洲寄来割椰贶友图喜为之题铁髯弟世昭于竹居”。


               分割放大图之二与三

根据网上的万年历,农历丙申年也就是公元1956年,那年的七夕是在公历的8月12日。而这幅《割椰贶友图》是属于黄尧在南洋完成的《漫画马来》系列之一。整套共50幅《割椰贶友图》是编号第44的“有朋自远方来到,‘巴冷’割椰好飨客………(割椰)”

摘自互联网


公元1956年6月28日至7月4日,黄尧在新加坡有个“牛鼻子漫画展览会”,由新加坡中国学会主办。整个系列的《漫画马来》也是展品之一。过后不久在同年的公历8月8日至8月10日,假吉隆坡雪隆精武体育会也有个“牛鼻子教育漫画展览会”《漫画马来》系列也是展品之一。

展览会8月10日在吉隆坡结束,王老8月12日在香港就收到此画。从这点除了看到当时邮递的速度,也不难看出两老的交情。

目前本会已不知《割椰贶友图》的去向,但本会数据库还存有其剪报与图照,并在此附上共参考。

       左起:(一)黑白数据图,没有王老的落款。(二)基金会档案照片扫描。(三)剪报分割图之四。

 

以下为剪报的其余分割图。

剪报分割图之五

剪报分割图之六

剪报分割图之七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