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嘉兴日报 “牛鼻子”黄尧的漫画人生

上一页

     图照摘自嘉兴日报网站

 

撰文 吴浩然

  民国时期是中国现代漫画的繁荣时期,文史学家魏绍昌曾把民国漫画与唐诗、宋词、元曲相提并论,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以及民国漫画,都是代表一个时代最富有特色、创造力以及名家荟萃的文艺种类。”虽然此评论带有个人某种偏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漫画在民国时期确实留下了一大批传世佳作,是一座至今难以逾越的高峰。而由此所诞生的“王先生”、“小陈”、“牛鼻子”、“三毛”等,这些曾广泛活跃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漫画舞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漫画“明星”,直到今天仍令人难以忘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帝国主义列强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肆意掠夺鲸吞中国的财产和土地,给中国人扣上了“东亚病夫”的帽子。日本帝国主义更是变本加厉,强行霸占了中国东北三省,继而又侵略华北。同时,大批洋货也充斥着中国的市场,“米老鼠”、“唐老鸭”等漫画在中国泛滥成灾,摧残着中国的文化。由于国家的危难和环境的转变,不甘耻辱的中国漫画家们以笔代刀,把情感都集中到迫切的政治问题上,绘制时事漫画,同时也尝试塑造中国的漫画“明星”,欲与“米老鼠”、“唐老鸭”一争高下。

  叶浅予创作的《王先生》,最初发表在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一日的《上海漫画》创刊号上,是第一部中国现代漫画的长篇巨制,自推出后一度风靡全国,开创了中国连环漫画的先河。紧接着创作的《小陈留京外史》同样被世人所推崇。张乐平创作的第一幅“三毛”漫画,最早见于一九三五年的上海《小晨报》上,而真正令“三毛”闻名全国,是抗日战争爆发后,《三毛从军记》、《三毛流浪记》的诞生,三毛漫画也由早期的趣味性逐渐发展到战斗性,成了传世经典,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而与“王先生”、“三毛”齐名的“牛鼻子”,在当时也是“牛气冲天”,影响深远。

  《牛鼻子》最初发表在一九三四年五月的上海《新闻报》副刊上,诞生时间比“王先生”晚,却比“三毛”早。“牛鼻子”圆圆的脑袋,圆圆的鼻子,圆圆的耳朵,戴着圆圆的眼镜,是一贯穿着长袍马褂,胖嘟嘟的知识分子,风趣可爱,一经发表就得到了广泛追捧。“牛鼻子”的形象与生活中的黄尧极其神似,黄尧也饶有情趣地把“牛鼻子”当作“自画像”。于是“牛鼻子”便成了黄尧的雅号,甚至有人竟不知道黄尧,而只知道“牛鼻子”。

  黄尧(1917—1987),原名黄颂唐,后改为黄家唐,字尧。嘉善魏塘人。其高祖黄安涛是清朝殿试第四名,做过宫里的秘书,与嘉兴知名画家张子祥及《芥子园画谱》编者王概交往甚厚,家藏书画颇多。经过太平天国劫难以后,家道中落,所藏被洗劫一空,只剩下了空空的老宅——“传胪第”(科举考试殿试第四名为传胪)。黄尧之父黄汉钟博学多才,一生不仕,诗、书、画远近闻名,古文字学造诣颇深。但迫于生计,曾到上海经营棉花生意,因全部财产被劫,被迫又回到嘉善,以书画度日。黄尧兄弟三人,排行老大(二弟名舜,三弟名禹),黄汉钟为三兄弟取名“尧舜禹”,寄予厚望。黄尧自幼随父读书习画,熟知古文艺事,对中国画尤其偏爱,曾遍临明清诸家。十六岁时,曾在上海山西北路的一木材店做帮工,后受聘于上海《新闻报》,从事专栏和时评的编辑工作。因报馆要用漫画作政治宣传和吸引读者,遂命黄尧用简单的书画来作漫画。黄尧在张正宇、王敦庆的启发下,创作出了“牛鼻子”。为配合漫画题字,黄尧还常常模仿稚拙的娃娃字体,后来自创了“出云书”(即由下往上书写)。

  “牛鼻子”诞生后,在上海《新闻报》副刊上连载,红极一时。“牛鼻子”造型简洁、形态多变,可塑性强。单幅、三格、四格、多格漫画,形式多样。早期的“牛鼻子”漫画注重幽默、情趣,以固定的造型和敏锐的观察力,宣扬真善美,抨击世间丑恶现象,寓哲理于一事一物之中,耐人寻味。当时的上海市民每天所看的《新闻报》,往往是先看“牛鼻子”再看新闻的,可见普及之广。

  一九三六和一九三七两年间连续出版了八本《牛鼻子》漫画集(一九九九年山东画报出版社重新出版《牛鼻子全集》)。黄尧不单自己画“牛鼻子”,还把其绘画技法公布于世,出版了漫画理论集《牛鼻子十讲》、《牛鼻子三讲》等。“牛鼻子”造型有

  口诀:一个圆、二横线、三个点、四直线、五个圈,依序画出圆脸、直眉、眼睛、头发、圆鼻、圆耳加副眼镜,纯是数字和几何的组合,画法极简易,成人儿童都可以画,仿效的人一时达数百之众,风靡一时。

  一九三六年夏,黄尧被推选为“第一届全国漫画展”筹备委员会委员。一九三七年五月,黄尧在上海创办了牛头漫画社和上海“儿童界救亡协会”,组织全国儿童抗敌漫画旅行展览,鼓励儿童创作抗战“牛鼻子”,全国少年儿童积极响应,投稿作品达四万份。《牛头漫画》杂志上开辟“小朋友牛鼻子展览会”专栏,第一期上就选登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牛鼻子”儿童画。他们有的画“牛鼻子”抗战胜利凯旋,有的画“牛鼻子”期盼和平,还有的画“牛鼻子”直接指挥炮弹炸到敌人那里去……后来,这些作品由全国童子军总会负责携往内地各县市展览宣传,影响空前。

  为统一战线,中国的漫画家组织成立“漫画界救亡协会”,准备与日寇作一回殊死的漫画战。漫画界救亡协会的机关刊物《救亡漫画》是全国抗日漫画运动的中心刊物,总编辑王敦庆,黄尧为编委之一。《时代漫画》是抗日漫画的主力杂志,总编辑鲁少飞,黄尧也是主要撰稿人之一。在这一时期“牛鼻子”矛头尖锐锋利,直指帝国主义列强,宣传人性的善良,暴露人性的丑恶。在中华民族水深火热的岁月里,他与人民同疾苦、共患难,时时呼唤着中华民族独立自强。日本帝国主义很惧怕“牛鼻子”,他们专门给黄尧发了密函说“如君留沪,惠不利”,威逼他离开上海。同时日本帝国主义还借助“牛鼻子”的影响力,伪造“牛鼻子”画法在汉奸办的北平《时事新报》上特辟一栏刊登所谓“牛鼻子”时事漫画,宣传霸权主义,颠倒黑白,欺骗世人。后来由在渝的中央图书馆予以揭发,为澄清事实,我方在重庆的国际宣传处举办中外记者招待会,在报纸上以中英文通报全世界。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人进了上海,要抓捕“救亡分子”,黄尧不得不离开上海,开始了八年的流亡生涯。一九三八年他在重庆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民间出版社,旨在印发民众宣传和士兵教育刊物。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二年,他共出版了《侵略七十二图》(中英文对照)、《后方的重庆》、《光头游击队》、《好男儿》、《一个中国兵》等十三本抗战漫画及《新的连环图画座谈》等漫画理论著作。另外很多报纸杂志上也都有“牛鼻子”抗战的身影。同时他还走访乡间,取材民间绘画,亲自制作了争取胜利的《抗战门神图》、斩杀“五毒”的《抗战钟馗图》及指示人们复仇杀敌的《和合二仙》等木版宣传画,分发到各地张贴达五十多万份,这种取自民间用之民间的做法,不仅通俗易懂,更有益于抗战的宣传。

  《侵略七十二图》以中英文对照,一文一图,历数了侵略者的罪行:“谋我福建”,“攻我台湾”,“灭我琉球”等,七十二幅图串起了中国人民的血泪史。黄尧在前言中写道:“铁一般的历史!这是中国几千万同胞血凝成的铁一般的历史!六十年来!我们中国人是怎样遭受日本鬼子残酷地宰割,惨痛地俎杀,也就是日本法西斯怎样地在破坏世界的和平,摧残世界的公理和正义!”字字血泪,发人深省!不仅是对中国人宣传教育,更是对侵略者的控告。《一个中国兵》,图文并茂,生动形象地写出了一个流浪的孩子成长为一位抗日战士的过程,其“好男儿,去当兵”,“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篇章,思想进步,影响很大。冯玉祥将军在此书的序言里写道:“抗战重在宣传,而我国的大众,不识字的居多,文字的宣传,收益甚微,这非靠绘画来服务不可,而有些‘画师’觉得画‘丘八’,画一般的老百姓,还没有画女人大腿有意思,所以不愿在这方面努力,黄尧先生,却只见‘牛大哥’的大脚大手、大鼻子,是与有些所谓‘画师’不同的……在抗战期间,我们不仅看到《牛鼻子下乡》、《牛鼻子入伍》、《牛鼻子杀敌》,而且还要抗到底,一定还会看到‘牛鼻子’走到鸭绿江边,‘牛鼻子’在富士山头与日本被压迫民众痛饮胜利酒呢。” 

  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五年黄尧曾在成都、贵阳、衡阳、桂林、昆明举行书画个展,到贵阳又应邀举行“百寿图”、“战争中的中国人”与“漫画中的贵阳”等特展。展览每到一处,皆能唤起民众的爱国热情。但他感觉把 “牛鼻子“搬上荧幕,更有利于教育儿童,更有利于抗战宣传。他在抗战初期就找过中国动画片创始人万籁鸣四兄弟,因抗战爆发而未能实现。在重庆总政治部第三厅宣传科工作期间,同张乐平同事,也想和“三毛”合作,与“米老鼠”、“唐老鸭”一争高下。结果也因战事紧急,卡通片没拍成,他们倒合作画了不少“牛鼻子”和“三毛”在一起的漫画。一九四九年他仍不甘心,在广州同“中国电影之父”黎民伟商议,也因朝鲜战争而未果。

  一九四二年,黄尧离开重庆,辗转贵阳、桂林、昆明等地。西南奇特诡秘的民风习俗、社会风貌也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他一连画出了《漫画贵阳》、《漫画重庆》、《漫画昆明》、《苗区小访》等“牛鼻子”旅行系列漫画,为研究地方民俗民风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新中国成立后,黄尧暂居香港、泰国,后定居马来西亚,继续用“牛鼻子”服务于教育界,出版有《马来“牛鼻子”》漫画集、《教育漫画》十册、《实用漫画》等,在东南亚名噪一时。退休后潜心书画和历史,致力“文字画”及民俗学的研究,沥尽十年心血写出了《星马华人志》。一九八七年病逝于吉隆坡。

  据黄尧在《牛鼻子三讲》一书中讲,“牛鼻子”一词出自《三国演义》之“空城计”。司马懿被孔明以“空城”之计愚弄后,又吃了败仗归来,气恼之际臭骂孔明谓“牛鼻子老道”。 “牛鼻子”可塑性强,摇身一变,可以成为农民、战士,可以变成武松,甚至变成傀儡、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但无论怎么变,黄尧所表达的爱国主义情怀是坚定不移的。他热爱祖国,旅居海外三十余年未改变中国国籍。漫画《为国争光》既画出了他塑造“牛鼻子”这个漫画人物的初衷,也表达了他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他借用重庆的《三多之一》(老鼠猖獗)进行防奸宣传,加强民众组织,讥讽那些贪生怕死之徒;漫画《这也是“后方的工作”》,极富教育性,呼唤民众觉醒,颇具思想深度。所以黄尧说“牛鼻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顽强分子,他好打抱不平,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这也正是他的真实写照。

  黄尧的一生,是漫画的一生,共出版“牛鼻子”及其他漫画集达四十余本,漫画理论集十余本。其漫画的创作方法相当值得推广,独具特色的“文字画”、“出云书”的艺术成就也相当值得研究。

  “牛鼻子”虽然与“王先生”、“三毛”并驾齐驱于中国漫坛,由于他一直旅居海外,研究资料的缺失,使他在国内几乎销声匿迹。但随着国内对抗战文化的研究,黄尧在中国漫画史上,特别是中国抗战漫画史上的地位将浮出水面,“牛鼻子”也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本版插图均为黄尧先生作品)

 

链接:嘉兴日报 “牛鼻子”黄尧的漫画人生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