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8日 香港《信报》 杨天帅 专题报道

上一页

隐世大师黄尧

马来亚体现中国现代艺术美

二十世纪初的法国,是中国艺术家的梦想国。徐悲鸿、林风眠、常玉、吴大羽、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无不对法国趋之若鹜,远道求学,在当地发迹,或学有所成,回国创作,成为一派大家。

但黄尧没有走这条路。1947年,他因避战乱,开始四处流徙的生活,最后在1956年落户马来亚(Malaya)。在那里,他开始做他一个人的实验。他一直在做,一直在画,认真而严肃,带着童趣和嬉笑,他不关心作品能否展出,更不关心是否会名成利就,毕竟那里是马来亚,不是欧美。

现在提到黄尧的名字,即使是精通现代艺术的专家,也有许多是未听闻过的。至于许多煞费苦心尝试藉水墨开闢出一条新路的当代艺术家,他们就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早有前人做到,而且做得精湛,只是默默无名。

世事无论有多複杂,似乎总离不开某几条老掉牙的定理。其中一条是「隔篱饭香」。在法国创作的毕加索,并不认为欧洲艺术最厉害,他说真正的艺术都在中国和非洲;西方呢?他斩钉截铁说没有艺术可言。

今日的人,得以站在第三者角度看,便知那是一个东西交融的年代。毕加索也罢,张大千也罢,皆在千方百计向对方偷师,东学西用或西学东用。黄尧的作品,无疑也有这样的元素在内。可是,特立独行于南洋,却又让他的风格与一众名声显赫的大师区分开来。

生于1917年的黄尧,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在上海以漫画家身份踏入艺术圈。十九岁时,担任上海《新闻报》美术编辑。今日媒体流行动新闻,当时报章流行的,却是漫画。黄尧受命创作一个新角色,用于《新闻报》,以提高销量。他花了许多天时间,观察路人样貌、举动,然而始终无法获得灵感,直至他坐在镜子前,对自己做鬼脸,才终于发现新角色的原型。他提笔,素描下圆脸上戴着圆框眼镜的自己,并称他为牛鼻子──后来,他成为丰子恺和「三毛之父」张乐平笔下卡通的好朋友。

 

正义牛鼻子

牛鼻子起初只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平民的投射,诞生后不足一年,即成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的批评者,在当时的社会,这可是非常勇敢的行为;1937年,日本侵华,牛鼻子又蜕变成呼吁中国人起来反抗的爱国分子。

1947年,黄尧带同妻子及三岁儿子先后逃难到过香港、泰国和越南。期间不再绘画漫画,改为从商,经营多种生意,发展迅速,高峰时曾开过一家银行。1956年,据说黄家应当时马来亚教育部长、即后来成为第二任总理的Abdul Razak Hussein之邀,移居马来亚。

至于何以黄尧会认识Abdul Razak Hussein,他为何会选择离开中国,逃难期间又有过怎样的经历,至今仍是谜,有待他的孙女黄丹蓉解答。

2001年,黄丹蓉成立黄尧基金,开始着手整理、研究、推广黄尧在艺术史上应有的地位。后来她辞去纽约Fischer Francis Trees & Watts投资组合经理的工作,专心打理黄尧基金事务。

记者跟黄丹蓉见面,她递上的名片,衔头是两个字。不是「主席」,也不是「总监」,而是「孙女」。

「他是一个孩子可能拥有的最好的祖父。」黄丹蓉说。「他有耐性,又有许多可以说的故事,喜欢孩子,也能与我们以好玩的方式沟通。」

小时候的黄丹蓉,在祖父作画时,会帮忙洗画笔,把完成品拿去晾乾。祖父则会给她画一些小动物,让她填色。她记得祖父画动物,总是一笔便完成,这使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一直误以为绘画的潜规则是「不准提起画笔」。

当黄丹蓉跟兄弟吵闹,黄尧总是会取出一些新奇的事物,如怕丑草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

当然除了玩耍,严肃的教育也是有的。他会教黄丹蓉画画,以完成学校给的艺术作业。黄丹蓉也记得他说过的许多道理,比方说如爱迪生所言:「成功来自10%的灵感和90%的汗水。」

然而,那时候黄丹蓉并不知道她的祖父有如此深厚的艺术背景,年纪尚小的她,甚至一度以为家家户户的祖父都懂得画画。直至1998年,她在祖母即黄尧夫人去世后,始发现他祖父昔日的画作。1999年,有内地出版社联络黄家,要求重新出版黄尧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漫画作品,此事令黄丹蓉一家对祖父的事迹更感好奇。亲赴中国深入寻访后,黄丹蓉发现祖父的身份原来殊不简单。

 

独创文字画

从基金成立至今,黄丹蓉收集得黄尧共四千件创作,当中包括草图及未完成作品,时期涵盖四十年,从1947年直至他离世的1987年为止。「他尝试过进行多种类型的绘画创作,传统的有如书法、人像、山水、花鸟、动物等,此外还有他独创的『文字画』,这种画作糅合了中国象形字的书法与绘画,以及西方的抽象神髓。」

因着10月4日到7日的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黄尧基金选择了约五十幅作品,将把它们带到香港展售。问到黄丹蓉如何在芸芸画作中挑选展品时,她答:「我们的目的是展示祖父最优秀的作品。那些作品必须能反映他的风格和价值观。他相信只有赤子之心才能创造最好的艺术,所以他一生也抱着孩子般的思考方式。你可以在他的作品,特别是儿童画上看到此理念。」

对黄尧而言,艺术家不仅要懂得绘画,亦须精通书法,并对文史哲有充份理解,以强化画作的深度。所以,他的生肖画往往以融入民俗及文学故事元素的方式扩阔作品深度。另外,对诗词情有独锺的他,亦积极尝试把诗句运用在画作上。黄尧最爱的诗是陶渊明的《归去来辞》。其中一句:「云无心以出岫」,便启发他学习浮云乍现的形态,倒转画幅来写字,以收「赤子无心」的意象。他许多作品的字样,皆以此方式写成,仅是这一点,已在中国艺术史上甚罕见。黄尧以《归去来辞》为题绘画的作品,基金将会带到香港展出。

此外,基金也选择了数幅关于长寿、和谐的画作,以表达黄尧祝愿世上所有人健康、和平、融洽。

与香港国际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同期举行的是在金钟奕居(Upper House Hotel)的展览。基金将向公众展示两幅黄尧的「文字画」《莫使金樽空对月》及《百年好合》。该系列画作从未公开发售,今次也是只展不卖。文字画创作意念新奇,水墨书法部分抽象,採用中国象形字意涵,却又渗入漫画风格的色彩及人物造型,令学术味浓重的画作活泼起来。

 

拍卖场新秀

黄尧基金的方针是提高画家在商业市场的曝光率,以提升其在艺术圈的知名度,进而让更多艺术工作者留意到这位被时间埋没的画家。11月,佳士得将会拍卖黄尧的三幅作品《乘龙》、《滚钱》及《乾坤一掷》。黄丹蓉说,作品皆由拍卖行专家选取。《乘龙》描绘的是帝皇骑龙飞翔,《滚钱》及《乾坤一掷》则以孩子游戏为题材。

在艺术界来说,黄尧当然是老手,但在市场,他还是一个新手,过往并无任何买卖纪录,是以投资价值也不容易估量。不过,参考数字还是有的。今年5月,基金首次把黄尧的画作带到拍卖场。一幅《观奕烂柯》,估价15万至20万港元,最终由佳士得拍出三倍以上的卖价,售68万。这一点或许可以看成是黄尧作品获现今艺术界认同的先兆。

上次和今次拍卖的作品都是内容、风格倾向简单明朗的人物画。然而,黄尧毕生创作中最出色精妙的部分还是他独创的「文字画」。基金会大概也看到这一点。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麽「文字画」只展不卖了──好东西永远留到最后。

「虽然黄尧在中国遭逢时代巨变,但他仍能保持童真,并在绘画时『快乐似神仙』。」黄丹蓉说。「来到马来亚后,他成为一所小镇学校的校长,长达十二年之久。在那和平而宁谧的环境中,他得以深入研究古代中国的书写,并把它转化为绘画创作。这些画看起来像现代西方抽象画,但实际上却是中国古字。这批文字画,实现了他的愿望,也就是给后世人留下可供赏玩的作品。」

 

用英文署名

有趣的是,在南洋生活的黄尧,到底如何受西方艺术思潮影响呢?问题的答桉,直接决定他与留学西方的大师的异同。答桉最早可回溯到他的漫画家时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漫画是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它的出现,本来就源于西方。儘管牛鼻子用的是中国笔法,幽默是中国式的,讽刺的也是中国时弊,但黄尧在上海绘画的漫画,却一律以英式名字W. Buffoon(Buffoon即丑角的意思)署名。这一点或可反映,西方的艺术和文化,早已植根于这位画家心中。

黄丹蓉重读黄尧的文字着作和纪录后,发现多个西方艺术家的名字,包括达文西、米高安哲罗、毕加索及马蒂斯等。她说黄尧曾拿这些画家的创作技法与国画比较,正好显示黄尧或多或少曾受这些大师影响。

「黄尧认为,西方水彩画与中国水墨及颜料其实是近似的。作品之所以看起来不同,是因为画家运用了不同工具、不同方法以及不同艺术哲学。所以,国画的笔法及技巧也可以用在西方油画之上。」黄丹蓉说道。「他曾在一批看起来像西方抽象风格的作品中示范过这一点,然而若你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那些作品其实都源于中国象形文字和精美的器物。」

除了汲取的西方养分不同外,另一点让黄尧之作有别于张大千、林风眠等大师的,是其作品的民俗风味。从艺术史角度讲,一般认为二十世纪初是中国艺术向西方借鑑、发展的时期,然而实际上,这里所谓的「中国艺术」,仍以文人画为主。流行艺术如漫画,在当时多被看做「工艺」(craft),不受艺术圈重视。漫画家出身的黄尧,却与别不同,他特别关心作品与大众的距离;于是,也开闢出一条他个人要走的路,成为中国艺术发展的一支异军。

「在黄尧长时间的旅行中,他认识了来自各个阶级的中国人。当中有读过书的,也有未受过教育的;有贫穷的,也有富裕的;有老的,也有嫩的;然而共通点是,他们都对民俗文化感兴趣。民俗画实际上反映的是民间对美好将来的寄望。它表达了平民百姓的价值观。许多传统画家对民俗画嗤之以鼻,但它们其实正是民间的声音。黄尧的儿童画、十二生肖等系列,从这个角度而言,都是杰作。」黄丹蓉说。

二十一世纪世界艺术风潮的发展,似乎有向着民主化前进的势头。愈来愈多人强调,艺术应该无疆界,它不应该是一小撮人的玩意。大概很少人知道,这一点黄尧早就在做了。诚如新加坡艺术馆馆长郭建超说:「黄尧让中国艺术民主化。他告诉你,不是只有中国文化精英才可以欣赏艺术。我认为,这正是他的艺术可贵之处。

撰文:杨天帅 gyeung@hkej.com

对比原文,以上文章黄尧基金会已作了资料上的更正。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