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

上一页

Mother and Child in the style of Bada Shanren

母与子

宣纸

24.1 x 27.9 cm

1975

私人馆藏

 

事实上,依东方画论来说,在“形似”与“不形似”之间的作品,最为“高” “妙”。

因作画的过程,是“画得像”(形似),入于“变态”(不形似),“不形似”(化)入于无相(不无痕迹的净),那时,你的笔,已入挥运自如,一无碍滞,可与佛理相通,道学相合。

“八大山人”的“简化画”,是经过“千锤百炼”而成的,他能从最复杂的构图中,提炼中来几笔,从最深沉的涵畜中,表现在寥寥数笔中,而视之似易,为之却 难。 

“八大”之力,在笔笔“中锋”,“久炼成钢”,而自然“大胆”,其“高” “妙”全在“简”。文章来源: 墨缘随笔

击以下图片,欣赏更多作品:

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走兽画与八大山人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