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画与八大山人

上一页

Bird in the Style of Bada Shanren

宁憩石上,不栖枝头

宣纸

27.9 x 20.3 cm

1975

私人馆藏

 

东方一位有名“写画”画家,他本来是明代皇帝的后裔,因为怀著亡国的悲伤,既做“和尚”,又做诗人,丢弃了他的本姓原名朱耷,而用四个字最简单笔划组成的别名,叫做“八大山人”,照字面解释是很滑稽的。“八个大山中的人?” “八样很大的山中的人?”,“山人”照中国混号的看法大多是道教徒,可是他本身又是一个皈依佛教的和尚。事实上,照他签名式的中国字面来讲,是有很伤感很深刻的意思。因为你依照他亲笔的签名式,“八大”两字成一组,既像“哭”字,又像“笑”字,“山人”两字成一组,是一个“之”字。看去完全是“哭之” “笑之”。这是他的内心,他对当时世界与社会一种愤慨的看法,这就是中国画中的“写意”作用。现在要提到他,是想介绍他画的“禽鸟画”,实在是自由画中画禽鸟的一种最好的意境。他画一只鸟,既不与花草为伴,又没有林木可栖,只是息在一方坚石上,你说坚石上的鸟是孤寥吗? 并不感到孤寥。你说这鸟在高唱吗? 并不想高唱。那么这只鸟想做什么,不说 是在“待飞”,完全是抒写一种精神,这种精神的代表就是“坚定的忍耐”。这是画家的精神吗?不,这是人类基本需有的精神。

文章来源: 实用画稿

击以下图片,欣赏更多作品:

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花鸟画与八大山人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