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花鸟画

上一页

The Cockerel

荷香十里鸡报晓

宣纸

1346 x 90.2cm

1981

私人馆藏

 

大致的说起来,因为“花鸟”,写来洒脱,题材随手可拈,“技头小鸟变文章”,加以花的色彩鲜明,善用“惮南田”的没骨法画花,红白蓝黄,随心所欲,千变万化。尤以鸟禽静动独群,均饶情趣。

更为岭南画派传授,人材辈出,大有“雨后春荀”之感。记得,我在髫龄时,随家父习画,亦曾有时习写一些花鸟作“日课”,惟大多以“水墨”为底子,再加“淡彩”,略用“渲染”,亦觉比画人物,山水轻松得多,无怪乎大多数习画者,都从“花鸟画”著手,但因为“易于出拳”,亦成“少练马步”,使根基上往往吃了亏,不克向深远方向走去,甚至研钻。到了日后有了自觉,已为时迟晚,终有抱苦之衷。我曾在沪港鼓励好几位原画岭南派的画友,再加画“双钩”,使在“工笔”上扎下根基,终达大成。

文章来源: 墨缘随笔

击以下图片,欣赏更多作品:

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关于花鸟画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