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随笔》: 孫子兵法

上一页

孫子兵法

孫子兵法是人人都知曉的一本講“武道”的書,可是它的哲理不為差過講“文”的經。孫子的成就,與孔子孟子可說各有千秋,孫子是齊人,以兵法見於吳王闔閭。闔閭說“你的十三篇我都完全看過了,可以演習嗎?”孫子說:“常然可以”,闔閭:“可以用女子來試嗎?”以闔閭的寵姫二人為隊長,叫他們都拿戟。孫子就命令她們:“你們曉得與左右手背嗎?”美女們:“知道”。孫子說:“前則視心左視左手,右視右手,後即視背”美女都答:“是”約法已經宣佈了,就把鐵都搬出來,就“三令五申”。於是,以鼓為號“向右轉!”美女們個個大笑。孫子說:“約束不明,申令不熟,將之罪之。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就要斬左右的隊長。隊長是闔閭的寵姬,那里斬得。吳王闔閭從台上下來,見自己的愛姫都要不保命了,大大的怕起來,立刻派使命去下令:“咱家已知將軍用兵了,咱們非這二個愛姬,不能過日子,簡直食不甘味,願勿要殺她倆。”孫子說:“臣既受命為將”,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就斬了這二個隊長,循著次序,就起用副隊長為隊長,再以鼓為令,美女們:左、右、前、後、跪、起,都能中規中矩繩墨,沒有誰再出差錯,於是,孫子派個使者,報告吳王:“兵既整齊,王可試試看下台來檢閱唯王欲這些兵,雖赴水火猶可也。”吳王闔閭才知道孫子的有料:“將軍休息去,咱家不願下台來看了。”孫子:“皇帝不過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實。”這兩句很有價,一般人只是往往,徒好其言,不能用其實。”造成世界不寧,國家不安,社會不寧,家庭不睦,個人不成都在這點,而人人多不察,惜哉惜哉,所以說:孫子不單是懂“武”,明“兵法”,亦通哲,理文武是一道,文也好,武也好,哲理不能不明。於是吳王知道孫子能用兵,到底請他做了將,西破疆禁,入郢,北戚齊晉。這段故事,刊在史記的“孫子吳起列傳”上,如有興趣的話,可以找本“史記”來讀之。

孫子有兩個一個名曰“孫武”一個名曰“孫臏”,孫臏是孫武的孫兒,常常會夾纏一堆。孫臏遭了同學龐涓的妒忌,“以法斷其兩足而黥之。”所以孫臏是跛子,而臉子有被刺字。我們要講的是有關以兵法為題材的圖,具不說二個孫子的故事了。不過有一點可以提一下,吳王登台向南而嘯就是向著南面而嘯,就是向著南面的風而叫,一面兒又嘆息,所有的臣子不曉得吳王的意思何在?而有一位伍子胥,深知吳王的不定心,就推薦孫子給吳王,孫子本想隱居的世人沒有誰知道,“乃一旦與吳王論兵,七荐外子。”可見,伍子胥是孫子的恩公。孫子的“兵法”一共有十三篇,現在的書坊很多,可以買得到研究。日本人亦在努力學聽說馬來同胞亦在學世界各國都有譯本,無論你懂美文、英文、法文......都不妨找一本來讀。華人不研究華人祖宗的不朽著作,是最可惜的事!

圖片是寫兵法中的一句話:“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

全句為“百戰而戰,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替之善者也。” 

所以,孫子曰:“百戰百勝,不如不戰勝。”他雖設兵法,也是不贊成戰爭的,認為“百戰而戰”,還是“不戰不勝”的好,因為,武有善道,正叫“戰爭販子”愧煞,為何世人偏偏要打仗?

圖片中的上截,是畫一個人拿了古武器,騎在馬上拚命刺殺“平安”兩個字,連一團紅色的太陽也被一團團的黑煙遮蓋了。下截是畫一個“黑衣老者”坐在蒲團上,閉著眼在“計算”,計算在心中,口中不發一言,心中只想一個“勝”字。“飲勝”也好,是否勝得了,不得而知。何不讀讀“孫子兵法”致勝之道,告訴你“百戰百勝,不如不戰而勝”,妙哉妙哉,勝之道在“不戰”,不必拚命的“戰”呢? 

這幅畫上截是文字畫的變相,與下截不知是否調和?是一種試作,區區不過興之所至,偶而讀一篇“孫了”,覺得他解釋“善”,與佛學的解釋“善”見解不同,與儒家的“同善”是教人向好向益,“善”者,“良”也,作藝術家也有善道,能向“好”去取題材,對世人有好處,何必一定要向色情、打鬥、詭騙......方面去找材料?

孫子在兵法中,一開頭,即說“兵法,國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可見孫子也是不願戰爭,孫子的“形篇”中:“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必可勝,故勝可知不可為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余。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能自保而令勝也。”要求勝,讀了一段,勝過讀多少的書,聽多少演講。言戰爭而不必戰爭。為境萬民之蝠,善哉善哉!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