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8月21日:大伯公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大伯公

 

世界上活的人,只要生前真的有所贡献,有益于人类,死后人们怀念他,敬爱他,因而膜拜他,自然而然地就会成为「神」。生前那些假冒为善的人,无论有权,有势,有钱......强迫人们拜他,也是枉然。「公道自在人心」,一些也不假。所以,只要你老老实实做人,如有可能,滴汗滴血,真正肯为人牺牲,人们一定会纪念你,你就不难成为「神灵」。南洋最普遍的一位「神」,名曰「大伯公」。

华人尊称人家,除了有血缘关係的「爸爸舅舅」之外,一概统称为「伯伯叔叔」,而对年龄较长者,惯称「大伯」,待他老人家百年之后,再追敬一个「公」字,就成了「大伯公」。历来有不少专家,硬把他拉到殷代的「泰伯」(开发中国南方江苏省无锡,古称吴,该地有「泰伯渎」)去,似乎没有必要。事实上,大伯公生前本身,是被人称谓「大伯」,而死后顺口受尊谓「大伯公」这位神的名称最通俗,而塑造出的形象也最合式,而无一点做作与夸张。

大伯公的形象,为一白眉,长须的长者,头戴的帽与身穿的衣同是明代汉人的,可见清代满州人统制的天下,而南来求生的华人都是汉人,非不愿为当时的政治压迫,离开中土,即是为生计无着,而含泪离乡别井的人。何况,当时南来的华人,大多为「卖猪仔」而来,在此因长年燠热的所在地,古称「炎方」。又大多为无亲无故者,能得到一些能给他恩泽与安慰的人,他那有不深深记得?平时叫惯了「大伯」,一旦他撒手先去,莫不追尊他一声「公」而顺口叫出「大伯公」的。无亲无故的「猪仔」小子们,往往身边「无父无母」,心理当然只有「大伯」而呼「公」。先在大树根设香拜之,后来,多人搭棚敬之。再后有更多人合力则设位祭之,渐渐集款建祠供之,就成了「庙」,种种寄托集在他一身而求之祷之。逢时逢节,人们想看戏取乐,都借了敬他神灵的理由,向大众筹钱来唱一台戏,成了中土的「社戏」。现在,一有大日子华人仍有这种风俗,全为合乎中土带来的风俗,与南洋(炎方)地方的需要而成。所以此地生存着三大民族,今天积极提倡联合三大民族的习俗,这是非常正确的事。

「大伯公」之名,从「大伯」而来,是有事实根据的。先得给大家明白,马来西亚的大伯公,有两位。西马者,出之于槟城海珠屿。东马者,出之于古晋石隆门,西马者,名曰「张理」,东马者,名曰「罗芳伯」,都是「客家人」,各有不朽的历史。

槟城海珠屿张理

张理是在清代乾隆十年间,偕了丘兆祥、马福春,一同坐了帆船南来的。马福春是福建永安人,所以,连张理是大埔人,也说是永定人。开发槟城的英人莱特是乾隆五十一年(公元一七八六年)到在槟榔屿,也迟过张理丘兆祥和马福春四十年。莱特上岸时,张理在海珠屿坐化了,而丘兆祥与马福春还活着。张理生前也时时到槟城大街来「饮茶」,那时,槟城已有不少华人,大多从事种胡椒。槟城开发比新加坡还早,那时,槟城已有不少技术人才,开发新加坡的莱佛士找人才,能得曹亚志,就在槟城漆木街上。槟城的华人街名,如「漆木街」、「打铁街」、「打铜街」......从街名中即可认出当时华人求生的实况,所以说,华人的通俗,是很有意思的。有意思在「真」,华人的语文是很够艺术的。如叫顺了的「莲花河」原是描写张弼士大屋牆内蓄种一大排「莲花」如「河」,竟连官定的「利士街」(Leith Street)反不大使人记得了。君不见:华人再称人戴眼镜,曰「四眼狗」,小小孩曰「苏虾仔」......反使人能深刻不忘。所以说:华人通俗的「年画」一类的东西,它能使人易予接受,所以,一切能大众化者,因其能予人有用也,其要点,全在「真」字。因此,一切不假者,即能永恆。

张理、丘兆祥、马福春三人,大家同心,就结拜为兄弟。张理年长,为大哥,遂为一般小辈的称为「大伯」。丘为「二哥」,马为「三弟」。张大哥本是教书的,丘二哥是打铁的,马三弟为煅炭工。他们三个义兄弟,飘洋过海的到了荒岛,帆船就泊在「海珠屿」,即以海珠屿为根据地,张大哥因为无书可教,他即以中医的土法,以草药来治病,使荒岛上的各色人等都能受惠。「公道自在人心」,想不到广结了人缘,即此一点,使人感他的恩,日后成了神灵。他又因是知书明理的人,当时又无「法官」,他就时时为人排解纷争,亦使人觉得他是众家的「和事老」。他有粗食布衣外,别无他图,人家给他钱他又能慷慨地救人之急,分赠予人,人家又感他的恩......这种种的行为,全在「别人」,他成了位无「私心」的人,自然成了偶像,当他年老,在「海珠屿」坐化了,众人感他的「德」怀念他不止,敬爱他不息,就立位供他,待他另二位义弟,先后也过了生,大众就以他三人,立个庙,就统称为「大伯公庙」。这个名称虽土,但很通俗,因他三人都是不满清朝而南遁的,还与马六甲最早的庙宇青云亭中有义士李君常画像,也是穿戴明朝汉人衣帽的缘因一般,所以,迄今画大伯公,一定是着汉人明服的。

事实上,清朝昏庸到因怕「郑成功」,立了严法要把回中土的海外华人杀头,所以,南洋华人索性都不回去了,这是华人所以在海外各地生根下来的最大原因。孙中山也借槟城开会,合了海外华人的力量,推翻了满清,可见海外与南洋华人的潜力!

因此连带谈到西马的另一位「大伯公」,他原是在乾隆三十七年(公元一七七二年)到婆罗洲的坤甸。他是梅县人,他本是「三点会」首领,而张理是「三合会」的头子,他俩所以都懂「组织」。他们都是志在「反清复明」,这些现被称为「私会党」的,都是经过明代大儒顾炎武等一般人设计出来的,蓄有救世的大志,想不到,衍至近代被没有出息的人,弄得丢尽了汉家脸颜,到处为非作歹,言之痛心!希望误入歧途者,明了祖宗的一番苦心,能澈底觉悟,悔改过来,个个做成有用的人!

古晋石隆门的罗芳伯

西马大伯公的罗芳伯,先到坤甸东方律开金矿,居然能合矿工二万多人,先能为地方抗御海盗,即成立了一个「兰芳大统制共和国」,一切组织,竟用民主方式,选举出一个元首,称为「大唐总长」,又曰「大唐客家」,时在公元一七七○年,居然在海外傚学「虯髯客」,开国自立纪元,称为「兰芳元年」,下设副总长,并有管理司法、财政、军事等的长官,还办有兵工厂,因开金矿,再注意到经济,兴办农业,扩充市场。又能开办学校,教育子弟,当时的统治下,多达十一万人之多。

罗芳伯是在一七九五年去世的,享寿五十八。以后由古六伯等继任,一直到一八八六年,中了荷兰人「分化」的手段,战争失败,当时任总司令的「梁路义」也逃到吉隆坡。这个共和国成立了一百十七年结束。婆罗洲一带的华人怀念他,敬爱他,就膜拜他为大伯公,迄今仍有「大伯公庙」。

英人巴素喻南洋华人的神灵「大伯公」谓「祇是华人先驱者的象徵」,这句话是很恰当的,所以「大伯公」并非是固定的人成为「神」。可说如你生前待人以「诚」,死后有可能受人敬拜为「神」。

妙在槟城的「大伯公庙」,连新加坡有过一个狂赌输钱自己斩断手指仍戒不了赌,而钱多到用箱子来装又不放心,自己却睡在钱箱上的癞头「叔送」,也肯出钱来建「大伯公庙」。又:当时大富翁「莲花河」大屋主人,且为张绪谱(李丽华的首任丈夫小山东)的叔祖父之张弼士,居然向清廷捐「黄马褂」给「大伯公」,因为同张理为同姓,上表称「大伯公」为「嗣伯祖父」,而清廷也竟赏下一品红顶花翎,想必「反清复明」的大伯公,一定不愿戴此红顶子的吧?真弄得「大伯公」也蒙此「啼笑皆非」之事?这些都与「大伯公」有关的掌故笑话,说来话长,如大家有兴趣的话不妨找一本十多年前拙作的「华人志」来一看。(全名为「马来西亚、星加坡华人志」,书坊无售,马来亚大学图书馆中有四本,可借。)

总之:「大伯公」是南洋华人大众膜拜的「神」,你总该知道他的来历吧?事实上,你也有一天可能成为「大伯公」,只要有「大伯公」的精神,多多为大众去出力,真正有益于地方就行。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