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6月5日:女娲

上一页

黄尧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专栏叫“墨缘随笔”。

 

女媧

 

自从盘古开辟了天地,人类还没有,也不知盘古死了多久以后,地上出现了一个伟大的女性,定了一个名称大家都叫她谓「女娲」。在传说中,女娲的生形,是人形蛇身,如女性是蛇身,这未免太可惜。女性有女性的美,应把她画得美一些。她出生在这荒凉无比的大地上,虽然大自然的植物,一样生长得密密丛丛,而到底她是非常寂寞。她对着有水的地方,一看自己的影子。她心里想:「如在这天地之间,能多一些像自己的我,大家说说笑笑,多么快乐」,她于是就不自觉的顺手在池边挖了一团坭土,和了水,照着自己的形体,捏出一个有头有身子,有手有脚的东西,放下了她,忽然这团坭做的东西,迎风一吹,成了许许多多同自己的模样相似的,有的笑,有的跳,有的叫,有的唱,无忧无虑,无牵无挂,给他们与她们取个名叫「人」。

「人」与飞禽走兽的动物不同,即「人」是有头脑的,头脑决定了你的智与慧,「女娲」被大家尊重,她是个「神」,她使每一个人都有快乐,竟接续着造人。她用到处都有的泥土,捏了许许多多的坭人,一个个的向地下一扔,风一吹,都能成人,这当然是神话。女娲是西方说的「夏娃」差不多。人类的延续,脱不了自然的生育。在东方,传说女娲与伏羲是兄妹,与西方的「夏娃」相似。在神话中,女娲造了许许多多的「人」,环绕在她的周围,她得了无上的安慰,可是烦恼也来了。她有责任保护这些「人」。

后来传说掌管「水」的神,叫「共工」与掌管「火」的神,叫「祝融」,双方起了争执。祝融是代表「善」的,共工是代表「坏」的,这许许多多向善的,因此把「共工」打败。「共工」还有一个坏蛋儿子,他最怕红豆,所以「人」一到冬至那一天,要拿「红豆粥」来祭他,他一见了「红豆」就立刻跑走。

「共工」还有一个「善」的儿子,名曰「脩」,不爱参与政事,却喜爱旅行。他死了以后,大家就祭祀他作了祖神。古时人要出远门,一定要在祖神面前祭祀,称为祖道或称祖饯,祭祀是用菜餚,出远门的人,便与家中人不同吃了这祭祖神的菜餚。这风俗传到今天,便成了出门的人,亲友们都备了丰盛的菜向他饯行。

「共工」是水的神,祝融是火的神,水火不能相融,他俩位天上打到地下,水一边受不了火一边的燃烧,竟用水灌浇不息火,水一边怕受作俘虏,都跳入淮水里死了。有的都逃到崑崙山北躲起来,共工在西边的一座「不周山」想撞死,而又撞不死,却撞下了一场大祸。这「不周山」的一根撑天柱子被共工的头把山撞崩,撑住天的柱子也断了,半边的天塌了下来,天上露出一个大窟窿,天也塌了,连地也崩了下来,地上开了一个大口,一条条的沟痕裂开冒出水来,成了到处是汪洋大海。连高高的山,虽然不会沉入水中,而山顶有的喷出火来,火山口喷的火流出长蛇一样的火焰。连莽莽无边的森林,也都着了火。森林中的生物见火,都活不了,奔逃的奔逃,到处成了水深火热的天地。「女娲」这时眼见自己造的人,都在水火地狱中,非常悲痛,她不忍自己造的人,受苦受罪,她竟起无比的毅力,要把裂的地,修补起来,她走在水中采集了许多种不同的石,将那些石子熔化,又将石子炼成液体,似湖似浆,她再用石的煳浆补好塌垮的「天」,补好的天虽然没有原来的完整,总比一个空着的窟窿好得多。「女娲」还怕经过塌了的天,不能坚固,她就将一只大龟宰了,拿大龟的四只脚,当作四根柱子,在东、南、西、北方把天撑了起来。

天虽然不会再有崩塌的危险,但地面上一片汪洋大水,大水中有一条大黑龙,女娲拿住了这条大黑龙,杀了它,又赶走了许许多多的勐兽,如一些鸷鸟,女娲又想出了一个法子,把芦草烧成灰,愈多愈好,用芦火湮塞住大水,从此,这天地才算真正的奠定。

上古时代的「人」对于地理不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创造了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女娲造人的神话,同时也对地震,海啸的自然现象,一无知晓,又创造了炼石补天的神话,这些虽然是神话,但意义是重大的。

至于与女娲交配的伏羲,是人类巳焚林而猎,涸泽而渔,走进了结网捕猎鸟兽,渐渐知道畜养家兽。使用持猎器具,比从前大大的进了一步也发明了陶器,人类生活,比以前改善得多了。

因为火的发明,从生食改为熟食,人类的疾病减少不少,死亡的人也减低许多,陶器的发明与烧烤鱼虾与禽兽,贝蚌或许是有关的。有的书上这样记载:上古时代的人,发明了用火之后,打猎得的飞禽走兽,投在火里烤熟了来吃,才知道「火」的功用,接着又将「水」中捉到的贝壳鱼虾,也投进火中去烤,起初只知烤些具壳,鱼虾放在火中烤,岂知它跳跃于火中,又跳到一旁的泥潭里,再从呢潭里捞起放入火中。烧熟了又剥丢去外面层的包垢,吃到鱼虾的肉。非但一些焦煳的味儿都没有却见更美妙呀!「人」们都群起彷傚,接到再煳上泥而后再烤。如此,「泥封」的熟食办法,「人」们用好多年,有的「人」将包里的兽肉外面的封坭因被「火」烧焦,坚硬过石头,有的头「人」再去和上「水」也不能化开。「人」们都觉得奇怪。取过另一些比较完整的泥壳,再用「水」去舀,竟能不漏,于是「人」们有了本能的智力,有些人用呢捏造惘盆形的碗形的东西,再放进火里去烧,烧成的就成为陶器。土古「人」口渴要喝水,原是像兽类的角,及一贝壳成为盛水的工具,有了陶器较为利便得多,此为自然工具进入人工工具的时代。

初时,猎狩时代,与伏羲名称有关。牺者,大牢也。入牢那为「牛」,伏牺即是制伏野兽,并非专门的名字。这是上古时代的一个以现状为纪念,故以「伏牺」尊之,与「神农」一样,是由猎狩时代进入农耕时代,尊其曰:「神农」。所以伏牺与「神农」以至「禭人」都是纪念上古人类生活的现状别无其他的用意。所以,女娲伏牺,神农,禭人,都是只能说表示一种上古生活的现状,并非是有什么专制的「人」。

上古人的绘画,只知将真实现状画在石壁上,所以无论西方东方有好多地方,都画着「野牛」一类的画,甚至有许多画都很出色,奥塔米拉的壁画,法国阿里迪司洞中的壁画,撒哈拉沙漠的壁画……都是拿原始的人牛马作题材。如我们能以这种风格,画成文字画,不会比毕加索的杰作差,足叫一般的大画家退缩,証明上古的「人」是不笨,反而现代人不争气,凶凶杀杀,文明一败涂地,不如上古的「人」,大家快乐,要唱就唱,要叫就叫,要跳就跳,不用什么「钱」,钱实在可说不能代表人类的进步,智慧才能代表人类的进步,人类发达全在于互相帮助,并非全在乎财富与名誉。

女娲是创造「人」的始祖,她不过是与一般人一样的女性,不须以特别的眼光去看她,她实在是「人」,并不是个「神」,她与伏羲虽说是兄妹,也是一种神话,伏羲不过是男性的代表,她是女性的代表而已,所以,我把她画得美一些岂不妙哉!

上一页

相关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