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5日香港和许多老朋友

上一页

这几天我离开了孩子们,给自己放了个假前往香港。我见到了香港的漫画家尊子和漫画收藏家兼美术老师杨学德先生。大约五年前,他们俩曾带我去见了爷爷四十年代在重庆时的老邻居张同先生,他也是一位翻译家和漫画家。

我是从姚拓先生在爷爷去世后写的一篇悼文中找到张同的名字。姚先生写道,八十年代末他在香港的活动中碰巧坐在张先生的旁边,张先生得知他来自马来西亚后就问道,你认识“牛鼻子”夫妇吗?姚先生回答说他们是好朋友(姚先生是爷爷在吉隆坡的画廊经纪人)。于是,他就问张先生是怎么认识我爷爷的,张先生说他是黄尧的邻居,并且见证了1941年或1942年黄尧在重庆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声明真正的牛鼻子在重庆,北京的牛鼻子是日本人伪作的假牛鼻子。本来这次来香港,我很想再见见可爱的张先生,不幸的是他今年去世了,姚先生也在今年去世了。

这次在香港让我非常惊讶的是,我发现香港居然有人在看我的博客,尊子说,“你的中文真是太棒了”,我听完后哈哈大笑,告诉他其实中文都是请朋友翻译的。不过我真为自己的博客感到高兴,我们的新版网站还没有正式启用,就已经有人关注这些文章了。其实在网站的制作过程中,我真担心没有人看这么多文章。

杨先生收藏了许多老漫画书,也很乐于与我分享他对香港漫画家的看法,比如这些年来“老夫子”是如何逐步发展的。他还帮助我找到了许多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出版的报纸,其中许多刊载了爷爷的漫画。(1949年至1951年,爷爷居住在香港。)

几年前和杨先生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收藏了一本我爷爷主编的杂志。当时我非常惊讶,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爷爷还编过杂志。杨先生帮我用A3纸彩色复印了整本杂志。看到这些彩色漫画,真的非常感谢杨先生的帮助。真不知道世上还有没有第二本杂志了,因为这本杂志创刊没多久,日本人就占领了上海。

附上的照片是这本杂志的封面,我还不太清楚封面上这幅漫画的含义。牛鼻子有四个手臂,分别抓着高尔夫球杆、毛笔、佛珠,还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牛鼻子的身后还有一个风筝,看起来很奇怪?牛鼻子的穿着打扮也很奇怪。总之,整本杂志都很奇怪,我会想办法把整本杂志都放在博客里,让大家一起看看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本杂志中最吸引我的是孩子们画的牛鼻子漫画和“牛鼻子和三毛”漫画。正是这幅漫画让我费尽心思找到了三毛网站,并最终认识了张融融叔叔。我把这幅漫画发到了三毛网站,并附上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接下来的答复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张叔叔亲自给我写了回信,并告诉我大陆的许多人都在寻找黄尧,现在终于找到了漂泊海外多年的牛鼻子。

这就是我和两位香港漫画界人士的故事,如果没有他们的热心帮助,我也就不会认识这么多人,了解这么多往事,在此还要衷心感谢从中牵线搭桥的新加坡漫画学家和批评家林增如先生,他也是经兰特教授介绍认识的。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