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 网志续记

上一页

我想爷爷在南洋商报里的每周专栏“墨缘随笔”,可称得上是早期的网志。我也常想爷爷到底是如何腾出时间写作,并又如何为文章标题。记得爷爷曾说过这样的话“….回家翻翻存有的照片,用随兴所至,随缘所定来记述……..”。每当我沉浸于翻译爷爷的文章时,总觉得爷爷有时好像在兜圈子,文章的前后顺续也没有严格规划。但在字里行间总是让我捕捉到爷爷的人生片段,爷爷有一段我从不知道的越南遭遇。这场越法战争,不只把爷爷在越南的家炸成废墟,也毁掉了爷爷多年来的书画收藏。但庆幸的是一家人都无恙,排除万难辗转回到了中国。我在兜圈子了…….

我想写写网志,但总是不知如何写起。在上海的那段日子获益良多,心中的喜悦难以形容。这一连串的喜悦,从见到工作人员把爷爷的画一幅幅的挂上,到聆听座谈会的贵宾发言,内心对所有支持与赠品怀着无限感激。会展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会场里,在展览会场里听听孩童对展览品的反应或观众们对纪录片回馈。无意间曾听到访客通过电话通知朋友来观展,当然更感动的是见到好朋友们到场支持。

 

这趟在上海更让人兴奋的是认回了一些亲戚。远亲的可追溯至祖上六代同宗亲戚(同辈份的远亲上载了一篇有关黄尧的网志铸成因缘)。近亲还有爷爷兄弟的孙儿。同时也花时间陪伴到访观展的家婆与阿姨,还有住上海的亲戚等,我又在兜圈子了…

在此想表达的是,明白了爷爷选题写专栏的方法与用意,挑出一张照片为根据点,然后把围绕的故事拓展开来。依目前的科技我还能把它与上海画展的录影链接起来。以下是压缩成两分钟的文件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kLXwb2gZKg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