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我亲爱的爷爷

上一页

这是我最喜爱的照片,爷爷搂着我和弟弟,我记得那时我5岁,弟弟4岁。好像我们刚从美国回来,搬去槟城和爷爷奶奶一起住。我真记不得弟弟和我居然还一本正经的穿着袜子和鞋子。

那时爷爷尽管已经58岁了,但看上去很年轻。要是我弟弟能多遗传一些爷爷的基金,他就不会“秃头”了。那时我对爷爷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他经常开着Austin Morris轿车带我们兜风。(车子是黑色的,奇怪的是好像每年都要重新上一遍黑漆。)牵着我们的手在槟城散步,为我们捡拾一种红色的树籽(有点像红豆),直到今天,我还常常带孩子们去捡。逛街的时候常常拦住叫卖的小贩,给我们买各种小吃。

有时我要爷爷在本子上画一幅小画,他就画一只鸡,如果我要他再画一个,他就再画一张,我还记得这些画的线条非常清晰。直到今天,我还能在亚依淡看到他在槟城的家,他那里画画,和朋友们一起打麻将。

爷爷还经常带我们去曷尼道下段买玉米棒,去冻库买冰激凌。有时,弟弟太大声的叫喊会惹恼爷爷,可是爷爷不会大声斥责,只会说:“哎呀呀呀呀。”这应该是上海话吧?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