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 前线身份证

上一页

这是一张允许爷爷去前线体验生活的通行证,以下是爷爷所著长文中关于前线经历的两段文字:

“贵阳农场是空袭警报拉响时藏身的地方,我们赶紧往北走去泸州躲避这场战争,所以我非常厌倦这种烽火连年的生活,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离开这个国家。”

另外一个描述是关于普通士兵的境遇,“那个时候,贵阳最热闹的地方是大十字。有一天非常热,太阳火辣辣的,突然一群穿着灰色衣服的骨瘦如柴的人缓慢走过,他们晃晃悠悠的,但是你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曾经是一群非常强壮的年轻人,现在因为长期关在牢里导致营养不良,偶尔放他们出来活动活动,晒晒太阳以让他们活的更久一点。

他们一个个的腰上都串着绳子,被连成一排,就像一群快死的猴子;他们的肤色是灰白色的,白里还透着绿。他们都是拖着脚往前走,呼吸微弱,没有一点生气。从他们穿的灰色衣服看,他们曾经是来自农村的强壮青年,政府怕他们逃跑,所以一个拴着一个,这些人将送到前线去,但是这些人怎么去打战呢?

后来我听说送这些人去前线的将军被判了死刑,我在想有多少年轻人经历了同样的命运呢?有多少家庭毫无理由的失去了他们的骨肉?这是发生在那个时代也影响至今的一段悲剧,每当我想这个场景,我都会心惊胆颤。”

我们很幸运自己生活在和平的年代,或是没有生在战乱的地区。我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爷爷不再作画鼓励人们投身战争,而是致力于作画去表达战争年代的中华民族精神。

上一页